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剑修另类速成法 > 第68章 番外三情人节之章 下
    <!--go-->    直升机悬停在一个小岛上,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岛,林方生视力极佳,远远就看见这泥丸大的地方仿佛在波涛中间载沉载浮,目测面积不到五平方公里。

    赫连万城摘下护目镜,命令道,“跳下去。”

    林方生虽然不明白他想做什么,但还是乖乖服从命令,打开舱门,纵身一跃,自十多米高空跳下,正好落在一片细白绵软的沙滩上,就势一滚,然后轻松站起身来,拍掉作战服上沾染的细沙。

    紧接着一道人影稳稳落在他身边,薄呢的藏青色上校冬季常服挺括而服帖,将赫连万城挺拔身躯勾勒出威严冷峻的线条。肩头的大衣被风卷起衣摆,就和他往日穿着的长衫一样,有种威风凛凛的气势。肩章三颗金星在夜色中依然闪闪发亮,领章则是白金色底的太极鱼金属扣,象征着这支队伍的特殊性。

    林方生每次看见师尊这身衣着,都会觉得部队里的制式服装都是为他专门量身打造的。他仰头对上赫连万城双眼,看着群星在师尊瞳孔里的倒影,清澈得如同冻结了一池星辉的寒潭。

    赫连万城也察觉到他的目光,抬手给他顺了下被海风吹乱的刘海,半空中的直升机却像是开启了自动驾驶功能,缓慢升空消失了。

    而后四周静谧,唯有潮汐涌上沙滩又退下,发出宛若海顿小夜曲一样的柔和波涛声。林方生握住师尊的手,作战靴的厚皮鞋底踩在沙滩上悄无声息,然后两个人在一棵棕榈树下坐下来。

    赫连万城自然而然把林方生圈在怀里,林方生也配合往后倚靠在师尊怀中,前胸后背贴合的热度跟沉稳心跳声一起,隔着制服跟轻便作战服彼此传递,就连凉沁沁的海风也仿佛也因此而升温了几度。

    林方生放松肢体,舒服靠在赫连万城怀中,这个视角看过去,刚好可以看见越过沙滩,黑沉沉的海面。

    远离都市灯光污染,连群星都显得特别大特别明亮,仿佛伸手就可以摘下来一般。

    这气氛实在太过温馨宁静,林方生慢慢升起几分困意来,调整下姿势,把头枕在赫连万城左肩上,轻轻唤了一声,“师尊。”

    赫连万城早就将制服外套松开,好让小徒弟靠得舒服点,一边梳理着林方生时不时被海风吹乱的短发,一边沉沉嗯了一声。

    林方生转过头,睫毛正好扫过师尊下颌,那样亲昵的姿势,不知不觉抚慰了长久各自忙碌的思念,他忍不住又转了下姿势,把赫连万城腰身搂住,“要再这里等日出?”

    赫连万城搂住小徒弟在怀里拱来蹭去的身子,看了下腕表,“我倒是希望。”

    林方生还没听明白,就被抱在腿上,堵住了唇舌。

    赫连万城低头,唇齿交缠,紧紧堵住他的嘴唇,舌头卷缠,细细在口腔里梭巡,扫舔舌下青紫脉络,顶住舌根,刺激着津液分泌,林方生忍不住闷哼出声,勾住了师尊的脖子,充满占有欲的强势深吻,让他身体也随之火热起来。

    赫连万城一手扣住后脑,另只手则松开林方生迷彩裤的皮带,轻易滑进了宽松的长裤中。本来就是为了适宜行动而设计的服装,现在倒是进一步证明了“适宜行动”的特性。

    林方生一边臀肉被用力揉搓挤压,微微的钝痛跟强烈的热度让他忍不住倒抽口气,胯间热度也跟着慢慢升高,血液流速加快,潮汐一般奔涌着,往□要害的地方汇聚而去。被他压在臀下房,师尊的凶器也渐渐硬热起来,隔着长裤硌在臀肉里,清晰彰显着尺寸和存在感。

    海风跟潮汐时时提醒着他四周环境,等到快要窒息时,赫连万城终于松开他的嘴唇,手指却已经贴在身后入口,稍微顶开了一点轻轻刮搔内侧,让他忍不住蜷缩起身体,粗喘起来,“别……这里露天。”

    “现在还是明早,选一个。”赫连万城声音低沉如同夜风,并不给他多少犹豫的机会,勾住迷彩裤,连同内裤一同扯了下来,海风湿润冰凉,立刻包围了林方生毫无遮掩的下肢,虽然不怕这点冷,却还是让他忍不住肌肉僵硬了一阵,接着顺着赫连万城的手,跨坐在他腿上,面前是沉沉棕榈林,身后是起伏的海浪,左右是看不见尽头的沙滩……

    赫连万城已经亲上他左胸乳粒,隔着透气性极好的作战服衣料咬住一点肉粒,含在唇齿间缓慢磨咬,手指也顺着火热通道缓缓顶入,也早就熟悉了,丝毫不浪费时间,轻车熟路地往内里某处重重一压。

    胸膛跟身体内侧两股酸疼涨热感同时袭来,林方生咬牙闷哼,弓腰也不是,挺胸也不是,扶着师尊肩头的手仿佛连指尖都失去力量,膝盖也摇摇欲坠起来。

    林方生终究还是觉得丢人,低头按住赫连万城的肩膀,用力推他。“大晚上,风吹着……不好。”

    赫连万城配合后撤,却捡起扔在一旁的风衣,给林方生披在肩膀上,呢大衣沉甸甸的重量带来温暖厚实的安心感,偏偏稍微一错眼就能看见肩章闪亮。林方生还来不及抗议,赫连万城已经说:“这样就行了。”

    然后并起两根手指往他湿热通道里顶入,常年握剑的指腹粗粝着抚摸着细嫩火热的内膜,又渐渐往内部深入。林方生忍不住喘得更厉害,两腿一软,已经跌坐在赫连万城腿上。火辣跟刺痛伴生着快感,热潮像甘美的毒药侵蚀腰肢的神经血管,几乎占据了他所有意识。

    赫连万城看着小徒弟急促喘息得有些干燥的嘴唇,加快手指动作,感受着怀里身躯一阵接一阵的颤抖,低声笑了笑,“越来越敏感了。”

    林方生咬牙瞪着他,即使在这种时候也一脸淡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一点一直叫他对师尊又爱又恨,身体却忍不住更加热了几分,符纹仿佛也感知了主人的心意,骤然把手指绞紧了一些。

    于是体内手指的存在感也更加鲜明几分,林方生呼吸也忍不住跟着加重,赫连万城却弯了弯指节,继续顶磨内膜,“这么一说,就又敏感了些。”

    “够……了……”林方生快要无地自容,耳根火烧火燎,捧住师尊脸颊,恶狠狠堵住他的嘴。

    赫连万城自然欢迎,一边辗转深吻,退出手指,一边拉开长裤,挺了挺身,调整好位置后,纵腰上顶时,握紧小徒弟腰身往下一压。

    林方生被骤然撑开的疼痛刺激得几乎惊喘出声,唇舌却全被堵住,最后只剩下仿佛小动物撒娇一般的鼻音,想要起身缓解一下太过强烈的贯穿,腰身却仿佛被铁箍钳制住一样,接二连三的猛烈顶磨,一次比一次更为有力地猛砸入体,连为欢爱而生的符纹都有些承受不住,紧缩着试图抗拒,却反而带来更强烈的钝痛。

    林方生用力推开他,气喘吁吁地咬着牙抱怨起来,“每次、嗯……都、都这样……疼……”

    赫连万城眼中有温柔笑意,连着风衣一起把他抱起来,青年身躯跟豹子一样修长柔韧而有力,肌肉匀称贴合骨架,颇有分量,赫连万城抱起来却好像根本不费劲一样。

    林方生身体突然凌空,条件反射地四肢交缠,无尾熊一样挂在上校身上,全身的重量都好像压在楔进身体里的凶器上,林方生忍不住又紧绷肌肉,内膜不要命地死死咬紧了赫连万城那根,钝痛犹如催化剂一般,让林方生也觉得血管里咆哮的全是快感,胯间肿胀抵在师尊小腹上,又是痛又是酸麻,忍不住皱眉喘息着,全身都跟着痉挛起来,连声音也跟着充斥着浓郁的情热味道,“师尊……”

    “别怕。”赫连万城说,带着他走了几步,每走一步就带动着火热硬物磨蹭一下,往他身体里更深进入一分,让林方生恍惚有种要被穿刺的错觉。刘海也被汗水濡湿,黏在眼角,刺痒着疼,他低头在上校肩章上磨蹭一下,把汗水跟被刺激出的生理性眼泪一起擦掉,赫连万城低头在他太阳穴和耳朵尖上亲吻着,终于找到一颗倾斜了足够坡度的棕榈树,把他压在树干上。

    林方生后背躺在树干形成的斜面上,好歹有了新这力点。脚还是碰不到地面,只好继续勾住赫连万城腰身,却被上校握住一边脚踝,架高到肩膀上,把两腿之间分开成大张迎合的角度,风衣敞开垂在树干上,什么都遮不住。他那火热的尘根直愣愣对着星空挺立,水淋淋的前端仿佛哭泣一般不停渗水。

    他实在看不下去,别过头用手背盖住眼睛,全部的意识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海风吹拂在火热肉块上的沁凉跟上校在他体内更加火热粗暴征伐的凶器,将浓烈欲念更多往腰间堆积而去。

    被顶得太狠时,更是忍不住细碎哼出声来,连海风跟潮汐都压不住的粗重喘息回荡在林方生耳边,赫连万城的气息也粗重起来,将林方生双手拉开,声音里透着厚重的占有欲,“方生,看着我。”一次次动作越来越粗暴,仿佛又有些膨胀的凶器,撑得火热绵软的通道再度刺痛起来。

    林方生沙哑喘息着,间或泄露出几声细碎啜泣,手腕被压制着无从挣扎,一只脚勉强踩在树干上,勉强挣开眼睛看着头顶上方。

    漫天辉煌奢华的星辉衬托下,赫连万城容颜清俊端丽,霜雪般双眼仿若带着吞噬的力量将他牢牢锁定。林方生视线像是被吸引住了,再也转移不开,心悸得像被一只手牢牢攥住。燎原大火般的热流从心脏的位置咆哮着席卷全身,将快感推向顶峰。

    又突然被撞到要害,身体像被热油淋到的鲜鱼似得猛往上弹起,强烈得叫人快要哭出来的浓厚欲念闪电般炸开,挺立孽根正好顶撞上上校衬衣下摆的扣子,那点刺痛仿佛压断了林方生最后的防线,他终于低而短促地抽泣一声,半昏厥地倒在树干上,热灼浓液喷溅在上校军绿色的衬衣下摆。

    仿佛是某种暗号一般,林方生正喘着粗气,还没从灭顶的快感中回神,突然发现头顶对着的树林方向突然一片灯火通明,伴随着仿佛游乐园一样欢快的音乐声,还有无数绚丽得仿佛法宝绽放的烟火飞上天空,一边发出噼噼啪啪的爆裂,一边炸开成明黄绛紫、银白碧绿、朱红靛青各色花朵,将深夜的大海映照得仿佛仙境。

    赫连万城却在这时将他捞起来,脑袋摁进怀里,粗暴一撞,火热液体在他体内迸开,林方生忍不住又是一阵颤抖,闭上眼睛缓缓等精元化入。

    烟花带着尖啸声飞入半空,接二连三地爆开的声音一直没有断过,欢快的音乐声也一直没有断过,林方生行功完毕,揉着酸疼腰身坐起来,拉着风衣把身体裹住,回头一看,才发现林中黄白光芒强烈得在半空中映出一道隐约的光柱来。忍不住张口结舌,“怎么回事……”

    上校已经整理好了制服,低头看了眼腕表,绚烂靡丽的烟花下,正好是午夜零点整。

    “走吧。”他说,将小徒弟横抱在怀中,往树林那片明亮光彩中走去。

    似乎是被刻意清出来的林中空地上方,挂满了彩灯、气球和装饰用的五颜六色彩条。

    空地正中,一座装饰华丽的旋转木马发出悦耳欢快的音乐声,白漆金边的马车座和姿势各异的奔马起起伏伏地旋转着。

    司华钧坐在其中一个马车座里,单手支颐,手肘撑在扶手上,长发束在身后,制服外还套着实验室的白袍,想必是走得匆忙外衣都没来得急换,正望着他笑得雍容高华,哪里有半分传说中的“鬼畜科长”的影子。

    炎夜跟陈明站在空地一头特意堆出的高台上,正将一个足有一米高的大烟花塞进炮筒里点燃引信。

    火光闪过,一颗几乎将整个岛屿都照亮的照明弹飞上天空,又轰然炸开,飞溅出无数层绚烂斑斓的彩色烟火,仿佛在夜空中绽开了一朵姹紫嫣红的大丽花,映得群星都黯然失色。

    陈天也坐在木马上,懒洋洋拎着罐啤酒,视线扫过来时,全无笑意,却还是冲他们点了点头,又仰头看满天繁花。

    征漠微笑着迎了上来,林方生留意到他作战服上被割开了几道裂口,边缘焦黑,显然是法术留下的痕迹,眉宇间还有着没散开的疲倦,声音里却全是要化开一般的温柔宠溺:“幸好赶上了。”

    林方生突然明白了,这些人全是为了这一刻,从天南海北赶了过来,又一直瞒着他,也是为了这一刻。

    他终于忍不住笑,握住赫连万城的手指有些颤抖,声音还带着剧烈喘息后的嘶哑,“上校……我自己走。”

    赫连万城将他放下来,林方生才迈脚就觉得酸疼的肌肉还没完全恢复,不小心踢到截树枝,脚底一个踉跄,征漠上前一步将他接住,正好抱了满怀。

    烟花明明灭灭,旋转木马欢唱不停,明明是海洋深处一个偏僻孤岛,此刻却热闹得像是全世界的中心。

    看见征漠出手,其他人也冲了过来,吵到最后几乎动起手来。

    林方生仍然埋在征漠怀中,被科长队长队员们包围在中间,听着热闹喧嚣的声音,赫连万城在稍远的地方安静注视着他。

    海潮今夜仿佛也特别温柔,深不见底的波涛摔在礁石上,飞溅出的雪白浪花,被漫天光彩映照成五光十色的奢华珠宝。

    这一定,会是个很漫长、很漫长的情人节。

    作者有话要说:各位新年快乐!!新一年更上一层楼!

    结局不太满意……求轻砸= =

    今天完结了otz,明天开始我会仔细修下文,错别字啊bug什么的,然后再开定制……咳- -到时候估计会再加番外。怎么着都要定给自己一本做人生第一部完结文的纪念。

    非常谢谢大家追到完结,真是叫我这新人受宠若惊。新坑还仍然是个坑……

    假如有兴趣,也欢迎养肥。貌似不能放链接,听从基友的意见,暂定名叫《重生之成仙》

    感激之情难以用语言描述,唯有以后更努力多码字报答。

    感谢各位投雷,mua~

    小方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0 23:13:54

    be better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01:43:00

    喵小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07:37:09

    musuke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31 12:54:30

    2894866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15:25:24

    曲误凭谁顾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15:41:41

    冷北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17:59:13

    明月照青山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19:09:52

    那西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31 20:03:19<!--over-->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