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提灯看刺刀 > 暗流汹涌
    <!--go-->    楚慈这一次胃出血,实实把韩越给吓着了。

    倒不是说韩越从没见过人胃出血,比这狠上百倍千倍他都见过,而且见了都眼不眨心不跳。主要是他没见过自己喜欢人胃出血,而且是被自己活生生打出来。

    按任家远话说,就是韩越一下子变身二十四孝好老公了,他用excel统计了一下,以往平均一天发一次大火摔两次桌子韩二少,楚慈住院半个月里竟然只掀过三次桌子,还是背着楚慈偷偷掀。

    那三次掀桌原因都是楚慈不理他,韩越炖好了汤煲好了粥,巴巴给人送过去,结果楚慈看都没看一眼。

    韩越毕竟身处上位习惯了,一时拉不下面子,整天阴着个脸还要强自忍耐,几次差点楚慈病床前翻脸,然而僵持了几秒钟之后都勉强一笑忍了下去。

    不得不说韩越还是有点北方男人味道,他忍气不发时候也没有摆出一脸难看神色来,而是咬牙脸上显出哈哈一笑天气真好表情,绝不给楚慈半点难堪。

    只有有一次他半哄半骗想要喂楚慈稀饭,结果被楚慈一抬手掀了碗,顿时米粒滴滴答答洒了韩越一身。当时韩越脸色一变就想发火,忍了好几秒都没忍住,终把碗重重一跺:“你这是存心找不痛呢吧?”

    楚慈眼睛都没抬,淡淡问:“装不下去了?”

    韩越一哽,转身冲到门外去抽了根烟,再回来时候脸色已经恢复如常,甚至还对楚慈殷勤笑了笑:“犯了点儿浑,啊,别介意别介意。你还想吃点儿鸡蛋羹不?”

    任家远边上看着,简直唏嘘不已。

    楚慈胃溃疡是慢性,只是那天情绪激动才造成血管贲张,任家远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个病可大可小。本着敬业救人原则,某天查房后他没有立刻就走,而是站床边上对楚慈笑道:“楚工,以后要戒烟戒酒啦,好好保养倒是没问题,怕就怕一路糟蹋下去形成胃癌早期,那可就麻烦大了。”

    韩越开会去了,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楚慈面无表情看他一眼,扭过头去不说话。

    从这个侧面来看,他脸颊明显有些消瘦,但是显得面部线条加鲜明优美了,从鼻梁到嘴唇线条几乎找不出半点瑕疵,就仿佛一尊苍白精致大理石雕塑。

    任家远心说这个工程师果然还真他娘漂亮……他咳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床边,摆出一副要促膝长谈架势,说:“楚工,你是国家高知分子,国家还等着你去做贡献呢,咱们没事要好好保养身体你说对不对?身体是革命本钱,没了本钱咱们还革什么命啊是不是?”

    楚慈不咸不淡道:“这话你去跟韩越说。”

    任家远想起之前韩越回北京休假,一个星期内把楚慈气得去了三趟医院传闻,又哽了一下:“韩二少他吧其实对你也挺上心,你别不信,我跟韩家两兄弟一块儿长大,这么多年来就看他对你喜欢,总说要跟你过一辈子来着。”

    楚慈连半点表情都没有,语气平淡“哦”了一声:“那我还真是荣幸。”

    “喂你……你别这么抵触啊!”任家远不由得深感棘手:“我跟你说实话,韩越虽然脾气暴一点儿,架不住人家有钱有权有背景啊。以前他那些床伴儿都是自己蹭上来,一个个都哄着他顺着他,就养成了他这么一副坏脾气,也不知道怎么跟喜欢人相处。你看他对你这么上心,肯定是不肯轻易放手,你就趁着这机会磨磨他性子,说不定能磨出个好男人来呢?”

    楚慈盯着任家远,那目光跟看外星人没什么两样。过了半天他才翻过身去,说:“你走吧。”

    “喂你不要拒绝医生啊!我大学辅修心理学拿满分啊!”

    “你走吧。”楚慈闭上眼睛,“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再敢多说半句我不想听话,就想想赵廷。”

    任家远猛僵住了。

    半晌他才看着楚慈平静侧脸,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只知道你是个硬骨头,没想到你还能玩这一手。我是真一片好心,没想到你竟然还不领情。”

    他站起身,皱眉看着楚慈半晌,忍不住骂了一句:“不识好歹!”

    没想到这句突然捅了马蜂窝,楚慈猛翻身坐起来,一把抓住任家远衣领,声音冷厉得就像冰渣子一样:“我不识好歹?韩越喜欢上折磨我了就想长长久久折磨我一辈子那叫对我好?你他妈跟后边软刀子逼人叫对我好?不肯认命死韩越手里就是我不知好歹了?姓任你他妈别太过分!把你那副伪善嘴脸收拾收拾滚出去!”

    任家远被骂懵了,一时热血冲脑,顺手把楚慈狠狠一推:“我草你妈啊你狠什么!韩越弄死你不过踩一脚事,你当你是谁!”

    这句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因为楚慈被他推得翻倒病床上,不知道是摔到了哪里还是情绪过于激愤,他整个人都微微颤抖,没几秒钟就猛地咳出一口鲜红血沫!

    任家远一下子被骇住了,紧接着就听楚慈一阵闷咳,虽然竭力压抑却仍然能听出来那咳得有多深,几乎震动了整个胸腔。任家远知道那是情绪过于受刺激从而导致了胃部血管贲张,细微血管破裂,血液通过食道又呛进气管,这种咳嗽可是让人难受。

    “我、我不过就白说说!我没别意思!”任家远一下子慌了:“躺下!躺下!头侧过来!小心别呛到呼吸道!”

    楚慈咳得手都发抖,任家远慌忙把他按倒病床上,又强行把他头侧过来,用力揉按背部防止呛血。所幸那血也就一口,余下都是闷咳,一声声从胸腔里震出来,让人听了心里极度难受。任家远看他一时半刻止不住咳,急忙接通了值班室电话,连声音都变了:“可待因三十毫克赶送上来!再带一支十毫克安定针,现就要!”

    楚慈一手捂着嘴,一手把任家远揉按他背部手用力一推,断断续续吐出一个字:“滚!”

    “给你止咳了我立刻就滚,现不行!”

    “我没事。”楚慈勉强把咳嗽压了一下,却没压下去,又咳了好几声才颤抖着坐起身,倒了两口气,脸色一片不正常殷红,“稍微激动了一下。”

    任家远心说你那是稍微激动了一下吗!你刚才情绪刺激程度都赶上韩越酒店里给你刺激了!我不过顺口骂了个不知好歹而已,我真是无心你不要这样愤怒成这样啊喂!

    就这手忙脚乱时候,突然病房门被推开了,冲进来竟然是裴志:“怎么了怎么了?”

    任家远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裴志没顾上答话,首先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看楚慈情况,发现他咳血了时候脸色都变了,紧接着看见他神智还清醒,不像是即将垂危模样,才稍微松了一口气,惊魂未定说:“我刚走到外边就听见动静,操了,真吓死我了……老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家远张了张口,还没说出话来,只听楚慈低哑道:“没事。”

    任家远愣了一下。

    “喝水呛了一口而已。”

    裴志还想说什么,楚慈却已经重躺下去,把脸侧到一边,明显不想说话了。

    “这……老任?这到底……”

    任家远倒是对这个工程师个性深感意外,愣了半天才干笑着打了个哈哈:“没、没什么、哈哈哈……我先等安定针上来,给他打、打一针。”

    裴志虽然疑惑,但是也不多说什么,只能点点头。

    任家远深怕他跟韩越乱说什么,于是没话找话分散他注意力,问:“你又跑过来干什么?昨天不是来看过吗?韩二少军区开会去了,估计晚上才过来。”

    “——哦。”裴志顿了顿,说:“我过来找下韩越。”

    “那你得等晚上,要不打手机试试。发生什么事了要你亲自跑过来?”

    裴志脸色凝重起来,开口前似乎还斟酌了一下,然后才低声道:“这事电话说不清楚。昨晚青海戈壁军医基地传来消息,龙纪威他……醒了。”<!--over-->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