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江湖遍地是奇葩 > 第172 【番外】秦少宇&沈千凌
    <!--go-->    第172 【番外】秦少宇&amp;沈千凌

    追影宫四面都是茫茫高山,于是沈千凌闲下来时,经常便会带着毛球四处走走逛逛,赏景外加熟悉环境。山里湿气重,沈千凌爬山热了又贪图一时凉爽躲阴凉,终于一日轰轰烈烈病倒,顶着手巾躺床上咳嗽,像是被霜打掉茄子。

    倒霉是,他是生辰前夕病倒。

    毛球蹲桌子上,小黑豆眼里充满同情。

    “吃药了。”秦少宇端着药碗坐床边。

    沈千凌皱着鼻子咕嘟咕嘟喝下去,然后重轰然倒回床上。

    “这次不吃糖了?”秦少宇捏捏他脸颊。

    “不要了,反正嘴里也吃不出味道。”沈千凌有气无力,“晕。”

    “出去散个心都能把自己散病,除了你也没人能做到。”秦少宇无奈又好笑。

    “你闭嘴。”沈千凌蔫蔫打断他,伸手将毛球叫到自己怀里,抱着打算睡个回笼觉。

    “啾!”毛球张开翅膀试图挣扎出来,因为沈千凌发低烧,被抱着真是非常热!

    秦少宇冲它捏了下拳头。

    “……”毛球悲愤蹲回沈千凌怀里,转身用屁股对着他爹。

    简直神烦。

    片刻之后,沈千凌很又睡了过去。秦少宇替他盖好被子转身出门,就见花棠与几个暗卫正外头等。

    “有事?”秦少宇问。

    “明日就是沈公子生辰了。”花棠道,“要不要提前做些准备?”

    暗卫眼神也非常激动,我家夫人要过生辰,这种事情真是想一想就非常值得期待!锣鼓鞭炮和唢呐班子必须值得来一发,戏班子已经到了山门真是不能再棒!

    “不必了。”秦少宇摇头,“凌儿也不会喜欢这些铺张东西。”

    暗卫顿时很失望,真不行吗,我们还学了一首歌,特别软,非常适合唱给夫人听!

    “去帮我找个东西。”秦少宇花棠耳边低语了几句,“保密。”

    花棠点头,“属下明白。”

    “都散了吧。”秦少宇道,“凌儿还生病,莫要吵到他。”

    “宫主刚才说了什么?”待到走远后,众人立刻刷拉围住花棠,真是非常八卦,一看就是名门正派出来。

    花棠道,“宫主让我找个农户,将你们给卖了。”

    暗卫:……

    所以说追影宫做事真非常危险啊,随时都有可能被卖掉,我们宫主果然可凶残!

    这日傍晚,沈千凌身上终于爽利了些,不过还是没什么胃口,只吃了一小碗白粥就咸菜。

    外头隐隐有音乐声,沈千凌好奇道,“有人弹琴?”

    “是他们请上来戏班子,原本说要替你过生辰。”秦少宇帮他整整衣服,“不过一来还生病,二来这也不算是你真正生辰,我便没答应。”

    “那怎么现唱戏?”沈千凌不解。

    “先前已经付了银子,自然要把本听回来。”秦少宇道,“所以我便让他们今晚烤肉听戏了。”

    沈千凌:……

    就说追影宫是一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吃亏地方啊。

    “你原本生辰是什么时候?”秦少宇问。

    沈千凌道,“七月初七,已经过了。”

    “怎么不早点跟我说?”秦少宇皱眉。

    “又不是什么大事,还要刻意记着。”沈千凌道,“你若是不问,我自己都忘了。”

    “不行。”秦少宇拍板,“我替你补一个。”

    “还能补?”沈千凌擦鼻涕,“不用麻烦了。”

    “给我凌儿过生辰,怎么能是麻烦。”秦少宇道,“听话,点好起来。”

    “先说你要送我什么礼物。”沈千凌警觉,如果又是“将我送给你”这种无耻又变态嗯嗯游戏,那我还是多病两天比较有安全感!

    “这怎么能提前说。”秦少宇拒绝透露。

    沈千凌只好换了个策略,迂回道,“礼物是人吗?”

    秦少宇闻言皱眉,“你想让我给你送个人?”

    沈千凌:……

    那当然没有啊,不是人我就放心了。

    “看上谁了?”秦少宇眯眼捏住他腮帮子。

    沈千凌辩解,“我就是举个例子而已。”

    “以后不许举这种例子。”秦少宇松开手,“我保证你会喜欢这个礼物。”

    真是非常非常志必得。

    于是接下来几天里,沈千凌一直都为此抓心挠肝,特别想知道礼物到底是什么,甚至连做梦都梦到拆盒子,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所以可想而知看到礼物一刹那,他心里有多么激动!

    秦少宇将一个挂着铜锁红色木盒放石桌上,“打开看看。”

    沈千凌兴致勃勃刚拿起钥匙,院外就传来一阵急匆匆脚步声,而后便看到暗卫推着三辆小板车进来,上面堆满了盒子箱子。

    “出了什么事?”沈千凌不解。

    “都是我们送给公子礼物!”暗卫笑得露出白牙,显然心情非常好,“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一点心意。”

    “这怎么好意思。”沈千凌被数量和体积震了一下。

    “一图吉利二讨高兴,公子就莫要推脱了。”暗卫又道,“对了,山下百姓听说后,也纷纷托我们带了礼物上来,都前院堆着,待我们检查过后就送来给公子。”

    沈千凌:……

    真不用这么客气啊!

    “送完礼了?”秦少宇问。

    “送完了。”暗卫期待点头,真非常想留下和公子一起过生辰,当然还有少宫主!

    然后就被秦少宇破了一盆冷水,“数到三,消失,三。”

    “不要这样啊!”暗卫抱着脑袋往外跑,宫主怎么能这么卑鄙呢居然不数一和二,上来就是三谁能受得了简直可怕!

    沈千凌哭笑不得看他,“大家无非想一起热闹,让他们留下又有何妨。”

    “这种时候怎么好留外人。”秦少宇坐回他身边,“打开看。”

    “为什么不能留外人?”沈千凌心中狐疑,不要是又是奇奇怪怪东西如果是那样自己一定要和他离婚真是非常变态。

    “点。”秦少宇催促。

    沈千凌深吸一口气,抱着必死决定打开了盒盖,简直就是革|命烈士!

    盒子里东西健康又向上,是一个小小玉雕盘,有两人正牵手前行,身边还有一只小凤凰。

    “什么啊。”沈千凌笑出声。

    “你和我。”秦少宇凑过去亲亲他,“还有儿子。”

    “啾。”毛球屋顶晒够太阳,懒洋洋跳了下来,亲热扑进沈千凌怀里要挠挠。

    “是西南有名玉雕师,恰好近追影宫附近。”秦少宇道,“便找他要了这个东西,喜不喜欢?”

    “嗯。”沈千凌点头,同时又有一点蛋蛋心虚。居然送这么温情玉雕简直纯洁不行,相比来说一直担心会是奇奇怪怪小道具自己真是弱爆了,非常猥琐!

    秦少宇拉着他手进到屋内,把玉雕盘找了个架子放起来,刚好被一缕日光穿透,比先前还要栩栩如生。

    “啾。”毛球蹲玉雕前看了看,接着又去看了看镜子,后骄傲甩了一下头。

    霸气腾腾,比盘子上还要冷酷炫!

    秦少宇从身后抱住沈千凌,他耳边亲了亲。

    沈千凌回头看他,“我们去看大家送礼物。”

    “不去。”秦少宇摇头。

    “为什么?”沈千凌不解。

    “没时间。”秦少宇答得干脆。

    沈千凌加纳闷,“你很忙?”

    “嗯。”秦少宇点头,将他抱起往床边走,“庆祝一下我凌儿又长大一岁。

    沈小受悲愤抗议,自己刚才居然还以为他纯洁!

    “乖。”秦少宇吻吻他唇瓣,“近都没好好疼你。”

    “不行。”沈千凌使劲推他,“我要去拆礼物!”

    “嗯嗯完再拆。”秦少宇压住他手。

    “不行。”沈千凌踢他,嗯嗯完鬼才有力气去拆礼物你那么禽兽体力又好,简直悲惨!

    “那先给我亲一下。”秦少宇不吃亏,“亲完就放你去拆。”

    沈千凌欲哭无泪,就说他男人是个变态啊。

    “好了。”亲完之后,秦少宇心满意足放开他,“去拆吧。”

    沈千凌衣衫凌乱,用非常愤怒目光谴责了一下他男人。

    “不想拆?”秦少宇嘴角一扬,“那算了,我们继续。”

    “并没有啊!”沈千凌刷拉跳下床,速度真是非常!

    秦宫主忍笑,跟着他一起去了院中。

    想比起秦少宇送礼物,暗卫们则要稀奇古怪多,不仅有从西洋挂钟,南洋香料,甚至还有一只蜘蛛。

    沈千凌脸发白,“什么东西。”似乎略恶心。

    “没什么毒,可以用来煎药。”秦少宇道,“发汗解风寒。”

    宁可大病三天也不要吃蜘蛛啊!沈千凌心里默默抗议,然后随手又抽开一个盒子,打开后愣了三秒,果断吧唧盖上,机智道,“不如我们去吃饭?”

    “大下午吃什么饭。”秦少宇没看清,“什么东西?”

    “没什么。”沈千凌严肃摇头。

    “是吗?”秦少宇摸摸下巴,然后抬头纳闷看着天空,“咦,凤凰。”

    “啊?”沈千凌好奇,跟着他一起扭头看,碧蓝天空澄澈如洗,别说是凤凰,连云朵也没有一丝。

    回神之时,手里盒子已经落了他手里。

    沈千凌:……

    无耻。

    看清盒中之物时,秦少宇眼底笑意深。

    “少侠你冷静一点。”沈千凌警觉。

    秦少宇拦腰抱起他,“冷静不下来。”

    “不要用那些东西啊。”沈千凌嗷嗷叫。

    “浪费多可惜。”秦少宇将他放床上,“一看就很贵。”

    沈千凌泪奔,“少侠饶命。”

    秦少宇低笑,挥手扫下层层床帐。

    一阵清风吹来,为两人关上了窗户。

    毛球发自内心叹了口气,然后跑出门,蹦蹦跳跳去找花棠。

    晚霞如同无红棉,燃烧完整片天际,而后便缓缓归于沉寂。

    这种充满幸福日子,真很好啊……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开文~么么哒!<!--over-->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