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    几家欢喜几家愁!

    这天晚上,从新闻里得知翟爸高升的消息,除了没有心理准备的杜家二叔他们有一些受惊过度外,其他人心湖间顶多泛起了几朵小浪花,很快就平静下来了!

    偌大的喜事就这么着雷声大雨点小的过去了!

    但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相比翟家的风平浪静,最近这几天,罗家老宅气氛凝重的宛若黑云压顶,随时山雨欲来风满楼!

    罗家老爷子和罗家老太太都还健在,虽然儿孙们都各自搬出去住了,但是罗家老爷子定下的规矩,平时周末都得来老宅吃饭小聚!

    罗老爷子自持家世渊源,规矩尤其多,尤其是近几年上了年纪,更喜静,受不得喧闹!每到周末,老宅这边虽然是儿孙满堂,但个个神色拘谨,这座古朴华贵的老宅反倒比平日里更加沉闷。爱玩爱看就来 。520。

    尤其是这几天,家里的保姆似乎也察觉到老爷子心里不大痛快,平时做家务都恨不得踮着脚尖学猫走路,就怕不合时宜的发出什么声响,惹了老爷子烦!

    院子里夜色静谧,华灯下的客厅里除了电视机里播音员字正腔圆的演播声外,可谓是一片鸦雀无声!

    围着长形餐桌用餐的众人,压根不敢看坐在饭桌上首的几位的脸色,恨不得装聋作哑,一个个端庄矜持,举止优雅甚至连一丝筷子碰到碗的声音都没有!

    罗少军知道家里这几天气氛敏感,特意叮嘱妻子早早哄还不到两岁的儿子吃过晚饭,让保姆带着在楼上房间里玩!

    客厅里,那座古董落地钟滴滴答答的钟摆声清晰可闻,分针指向四点钟方向半点报时钟声听着格外沉闷,仿佛重重的敲在心口上。

    而这声钟声,似乎也敲碎了举止拘谨正进餐进的简直是度日如年的众人周身的禁锢,众人不约而同借拿餐巾擦嘴的空档,故作不经意的瞥了坐在最上首的老爷子一眼,见老爷子正巧用餐完毕,已经放下了筷子,众人心里不由长舒了一口气!

    一直守在厨房里的保姆也时常瞄厨房里的挂钟,卡着时间似的特意晚了两分钟才端着托盘出来收拾饭桌,手还不忘下意识的拽了拽围裙的裙摆!

    打心眼里说,老爷子老太太虽然讲究多规矩大,但也好面子,不会刻薄家里的帮佣,并不是特别难伺候的人!但有一点,老太太心气不顺的时候会变得格外的挑剔!

    老太太到底是旧时候的大家小姐,就是挑剔也不会像二太太一样尖酸刻薄的数落人,顶多是拿眼睛多瞟你几眼,但那眼神淬了冰碴子似的,看着就让人心惊胆战!

    房间的床单没铺平瞟你,碗筷摆的位置不对瞟你,上菜的顺序错了还瞟你,就是看到身上系的围裙上不小心沾了油花也会瞟你!

    每逢老太太心情不好的时候,罗家老宅里的这几位训练有素的保姆和帮佣就格外紧张,心里时刻绷着一根弦!

    特意在厨房门口停留了片刻,观望到客厅里众人吃完晚饭了,体型富态但是举止格外麻溜妥帖的王妈这才带着初来乍到才当保姆没多长时间的侄女王梅赶紧出来收拾!

    虽然当保姆说出去挺丢人,但戏文里不是讲了,宰相门前七品官!罗家是权贵之家,跟戏文里的宰相家比也不差,在罗家当保姆也不算是多丢面子的事儿!

    王妈厨房手艺不错,给罗家当保姆有将近十年了,也算是老资历,借原来那位小保姆回老家结婚的机会,赶紧把乡下老家的侄女介绍过来!

    王妈是真心为侄女考虑,当保姆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平时有自己在旁边提点照应着,也不用担心主家苛责!

    况且,活轻松工资高不说,平时这边进进出出的,用自家男人的话讲,来往无白丁!人家都是有见识的气派人,侄女能跟着学个眉高眼低的,不比出去打工强多了!

    早年丧子,无儿无女的王妈,没把侄子侄女当外人!心里还有一点小算盘,侄女虽然从小在乡下长大,但因为她年纪最小娇惯的很,不是那些粗手大脚的柴火妞,长得眉清目秀,比不上罗家那几位少奶奶好看,但也有几分颜色!

    王妈还指望着借着罗家的势,在罗家见识的人多,给侄女找一个吃国家粮的侄女婿呢!以后小两口也留在京城,也能帮自己和自家男人养老!

    不提王妈那点小心思,拽着正抿头发的侄女赶紧出来收拾,但是看到客厅里平时很少用到的电视机竟然开着,心里顿时戈登一声!

    老爷子他们盯着电视的脸色晦暗不明,是不是嫌电视太吵?

    罗老爷子喜静,客厅里的这台大彩电一向是摆设!当下误以为是侄女打开的遥控器,惶恐不定的王妈压根没注意到侄女期期艾艾,欲说还羞朝罗家几位少爷目送秋波的小动作,蒲扇似的大手直接扯了侄女一把!

    真以为城里跟乡下似的,一个个把电视当成稀罕玩意,一天到晚恨不得二十四个小时守在电视机跟前看!

    罗家人的注意力这会儿全都放在此刻电视机正播送的消息上,没人注意到王妈姑侄俩的小动作!

    站着等电视里这一段放送完,罗老爷子顿了顿手里的拐杖,扭头看了一眼表情阴鸷都有些扭曲的大儿子,突然沉声道,“老大,老二,你们俩跟我去书房!还有,少军你们兄弟几个也一起!”

    说完,直接转身拄着拐杖抬步朝书房走!

    罗老爷子的书房当真称得上古色古香,两面是摆的满满当当的书架,一面是博古架,不提博古架上的那些因为经常把玩盈润亮泽的小玩意,光是书房靠窗那张紫檀木古董书桌就价格不菲。

    书房是罗老爷子的私人地方,跟老爷子进来后,也就早人过中年了的罗江林和罗江森兄弟俩得了唯二的两张方椅落座,至于罗少军他们年轻一辈只得恭恭敬敬的在父亲他们身旁站着!

    书桌上的台灯没有开,书房里的灯光有些暗,照在人脸上更显神色晦暗不明!

    但是罗老爷子还是一眼就注意到坐在下首的长子已经花白的鬓角,脸色也暗淡无光,甚至不如自己这老头子显得精神!这次失利,似乎抽走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长子寄托了自己的所有的政治期望,看着眼前的儿子,罗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恨铁不成钢,也有些心疼!

    收回视线时,余光不经意瞥到站在角落里神色不定、眼神阴鸷的罗少强时,心里一疼,摆手示意长孙闷声吩咐道,“少军,你出去给少强搬一张方凳进来!”

    “爷爷,没关系,我不累!”罗少强拖着微跛的腿下意识的朝堂哥身后一侧,好久没理半长的头发挡住了眼底的晦暗,不让众人看到自己的神色!

    语气再也不复往日点儿郎当的轻佻,有些暗哑的粗粝,难掩颓败之气!看得罗老爷子和侧首看过来的罗江林和罗父眼底一暗,宁愿罗少强还是原来那个声色犬马的纨绔!

    罗家家世颇为渊源,嫡系旁系在经过了战乱和早些年的那场动荡后依旧是十分繁茂!但比起其他几支的落寞泯于世人,嫡系的罗老爷子这支由于当初罗老爷子破釜沉舟的决断,在战争年代的政治投资收获了硕果累累!

    比起其他族人,如今罗老爷子这一支早已经是一枝独秀。不仅早重现了祖上的荣光,更是人丁兴旺。

    罗老爷子不缺孙子辈,四个孙子也都十分优秀,但比起沉稳有余、心计不足的长孙,性情平和不愿意走仕途的次孙,目前还没定性的小孙子,罗老爷子更欣赏排行老三的罗少强。不仅罗老爷子欣赏,就连罗江林这个伯父也挺看重这个从小心机和决断都不缺的侄子!

    罗父虽然平时常常是横眉相向,也偏心这个小儿子!

    唯独可惜的是,罗少强小时候被罗老太太和罗母婆媳俩宠坏了,虽然心计决断不缺,但打小随性惯了,吃喝玩乐样样精通,压根不愿意老老实实按照长辈铺好的路走!

    拗不过老伴纠缠,况且出于为整个罗家考虑,罗老爷子那时候到底随了罗少强的愿,趁着年轻让他下海经商折腾几年!对这个孙子在外的种种风流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如今,罗老爷子不禁后悔了当初的决定!虽然年初那场车祸跟自己当初的决定看似没有任何关系!

    年初那场车祸看似不太严重,但因为中间折腾着转院,耽误了最佳手术时间,虽然也特意到国外安排权威专家进行了最专业的康复训练,罗少强如今行走也基本没有什么问题,但还是能轻易看出来走起路来有些微跛!

    至今罗家人也不大清楚车祸的原因,但一直都没看得大上郑家因为种种机缘巧合这才不得已跟郑家联姻的罗老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罗老太太在耳边念叨的多了,多多少少也有些迁怒于郑月如这个孙媳妇!

    好好一个大有可为的孙子如今成了半个残废,别说彻底绝了以后朝仕途发展的可能性,孙子再这么颓废消沉下去,那场小小的车祸简直毁了整个人!

    自从在国外康复训练回来,罗少强就像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整天阴森森的像是躲在阴暗角落里的幽灵似的,整天窝在家里,就差借酒消愁了!

    其实不特是罗江林官场失利的这几天,最近这小几个月,罗家的气氛就有些怪怪的,一大家子人都紧张兮兮的,生怕哪句话不小心惹到了愈发敏感暴躁的罗少强!

    就是罗少强还能压制住脾气,光是整天心疼的直抹泪的罗老太太也够人受的,谁要是不小心说过了话,老太太能念到好几天!

    看着这样的孙子,罗老爷子心疼又无奈,跑神的脑海里不经意又响起老伴在自己耳边念叨的那些话,莫非郑月如这孙媳妇真跟罗家相冲?要不然,自从娶这个孙媳妇进门,罗家好像真的一直没顺利过……

    罗少军读不懂表情纠结的老爷子在琢磨什么,扭头看了一眼阴影下的弟弟,到底没有出去帮忙搬凳子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的后台也抽了吗?可以打开,更新的按钮失灵了似的!<!--over-->笔趣阁 www.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