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军嫂重生记 > 第两千零一十四章:差别
    说真的,韩子禾这会儿看向长大的孩子,其实还真有些不太适应,尤其是湛湛和韩品看起来还挺拘束的。

    话说,何时这俩孩子在她跟前儿都放不开了?

    刚刚叹口气就意识到现在的主控权不是她的韩子禾,立刻反应过来——呵呵,原则上说,这里的湛湛不是她的湛湛,这里的韩品也不是她的韩品。所以,真应该纠结的……好像不是她啊!不过在韩子禾看来应该纠结的这个自己,却好像根本不以为然,似乎这俩孩子此般表现很是正常。

    “不要理她,你们不清楚,这孩子气了我许多次,我都快要免疫了!”“韩子禾”说话了,湛湛和韩品也就听着,好像不太敢劝解。

    “想当初就不应该把他们放在国内不管,到时把他们的心给养的不亲近了。”孩子们不劝解,“韩子禾”也不在意,兀自说着,“还有你们俩也是,好容易攒个假期过来,怎么还耽搁了这许久?”

    这次不是谈及别人,所以湛湛跟韩品就立刻应答“本来是当时就该启程过来,可是师祖怹老人家临时到了驻地,我跟哥哥不好怠慢,所以陪了师祖数天,等到怹老人家打算去旁的地方遛遛这才出发回来。”

    “师祖?”“韩子禾”好像对于自己师父有些陌生。

    这让韩子禾惊诧的同时,暗自警惕起来。

    韩子禾看来,这里的她就算不认得了孩子,也不可能不认识自己师父,毕竟是两辈子缘分,想要忽略都不容易呢!

    想到这儿,韩子禾那颗心,不由轻轻一动,然后便使出全力争取问出一句“那展羽最近怎样啊?”

    “展羽?展羽是谁?”湛湛和韩品闻言之后,顿时面面相觑,好像对这个名字极其陌生。

    陌生?!

    韩子禾见到,不由微微啮着唇角。

    她那颗心也因此噗通噗通的快跳起来。

    还是那句话啊——按理说不应该!

    所以现在的情况应该不是她那个时空未来的写照。

    那现在这地方,要么就是真正不知名的平行时空,要么就是类若幻境的地方。

    而具体是怎样,还需要韩子禾推理。

    现在不急于一时探究,毕竟韩子禾早就发现,自己在这里根本做不到来去自如,也就是说她自己不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儿的,而且还不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回去。

    幸好韩子禾想来都有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素质,要不然肯定要慌乱或者烦躁了。

    现在这般其实也不算,正好儿可以静静心地看看周遭,虽然眼前的韩品和湛湛,不是属于她的韩品和湛湛,但是谁让他们容貌一致,基本上,能算同一个人,所以看着俩孩子解解馋也不错,谁让距离上次跟那俩娃儿见面又过了一段时间呢!

    韩子禾自认不是离不开娃儿的人,可是自从远走他方,对于孩子的想念就不可自拔。所以只能勉力用不去想来缓解这种思念带来的痛。

    现在有机会可以缓解这种思念,韩子禾当然要好好把握。

    本来想借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跟孩子们多说几句话的,却不想这里的韩子禾虽然不清楚她的存在,但是控制力特别好,不等她继续说话就将控制权拿在手了。

    “展羽是谁?”湛湛和韩品问。

    “展羽?展羽是谁?我有说展羽这名字啊?”“韩子禾”看起来有些迷茫,好像刚说话的不是她。

    幸好韩品湛湛对此已经习以为常。

    所以见韩子禾真想不起来,也就不追问了。

    ……

    “妈妈最近的记忆力好像频频出现误差,经常说些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名字。”小院儿里湛湛坐在葡萄藤下,发愁的踢着脚尖儿跟楚铮说,“要不要联系下军医院的医生问问,是不是当初爆炸造成的影响。”

    楚铮也挺犯愁“我是跟你们妈最亲近的人,要说变化其实也不算多大,就是时不时的说起某些咱都不清楚的人名,可是过后她自己都不记得了。我跟很多医生问过,他们说爆炸当初没有造成太大影响,现在也不大可能会再次影响到她。”

    “我看还是联络一下老幺吧。”韩品一直沉默不语,等到楚铮湛湛都说完了,他这才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认为情况很不简单,妈妈出现这样情况很可能是外界影响,她不是中西医专修的专家?而且还从师祖那里拿到些传承?说不定可以给看看。”

    “前不久你们师祖过来看了一次,可是怹老人家也看不出什么,我看老幺那丫头未必能有多大用。”楚铮说是这么说,不过但凡有办法他也不想放过,虽然韩子禾现在看起来没有不好的情况,可是谁能保证这糊涂来糊涂去的,会不会就一直糊涂下去?

    ……

    院子里面,楚铮父子仨人联络上了最小的闺女过来给韩子禾诊脉。

    韩子禾那里也隐隐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我怎么看这样子好像是中毒的意思?”

    想到这儿,韩子禾的俊脸有些发沉。

    要不是因为不能引导这里的自己,她早就给自己搭脉看看情况了。

    要是可能的话,她还需要看看自己药箱里的情况。

    在她看来,能够让这里的自己中招的手段,恐怕已经超出药箱里的解毒丸能够作用的范围了。

    “药箱?我怎么想起药箱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翻动杂志的含着忽然放下刚翻了才几页的厚厚的杂志,微微蹙起眉来。

    “媳妇儿,你这是咋啦?”刚走过来想要跟韩子禾嘘寒问暖的楚铮,一眼看过去就发现自己媳妇儿弯眉蹙起来的样子,登时,他可就心疼的不得了,忙不迭走过去就要安抚。

    韩子禾“……”虽然不用看她也清楚自己保养的很好,虽然不用看也清楚自己即使青春不再,但是蹙起眉来还是很能让人赏心悦目的,但是,从旁人角度看楚铮肉麻的反应,韩子禾觉得自己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意思。

    要不是能看出这家伙眼眸里的深情厚谊,以及微表情反应出来的担忧,她都要嘲讽一波走起呢!

    可即使这样,韩子禾还是郁闷,郁闷到想要使劲揪点儿东西。

    “我挺好的,哦,既然你过来了,就帮我把药箱找出来,我想瞧瞧。”这里的“韩子禾”还挺会巧使唤人,也不清楚是不是让楚铮嘘寒问暖给伺候出来的结果。

    韩子禾呆在“韩子禾”意识的角落里,用“韩子禾”的视觉角度看着她从来不仔细看的事物,还真发现出些许问题——好像这里的楚铮在被牺牲后,这里的韩子禾也和她一样想去找他,结果刚坐船到公海就被卷进一场海面爆炸事件去,然后就被送回国咧。

    当听到这个经历时,韩子禾都怔到不知该怎样反应呢!你说,让她说什么好?!

    这里的韩子禾,啧啧,想来当初配合她出来的人牙花子都要被嘬掉咧!

    因为这事,楚铮那里的任务在初步完成之后,就妥善交给出于照顾他的目的而派来的人手上。

    虽然这件事对于楚铮而言,影响不过是从单个人独领的功劳分摊成集体功劳,但是却让他能更早的照顾妻儿,所以,这里的楚铮对此毫无怨言,反而格外感激。大概是出于愧疚心里,他在照顾韩子禾的时候就特别卖力气,基本上是到了韩子禾说一不二的地步。

    这也造成了现在“韩子禾”说话都嫌累的娇气劲儿。

    说真话,韩子禾没经历“韩子禾”的这段经历。

    所以,她真的不太容易跟其产生共情情绪啊。

    也正因为根本就无法产生共情情绪,所以韩子禾也做不到坦然看着她娇滴滴的使唤楚铮做事的样子,虽然她自己平时也喜欢这么欺负楚铮。

    韩子禾虽然有些双标,但是她觉得偶尔这么做和习惯性这么做,好像不是一回事儿呢!

    当然,尽管有些没眼看这里的楚铮跟“韩子禾”之间的互动,但是奈何人家自己乐意!谁都管不到啊!

    幸好“楚铮”跟“韩子禾”的腻歪没有持续太久,这让在旁的韩子禾舒服一些。

    松口气之后,韩子禾暗暗地打定决心,以后当着孩子面儿绝对绝对不跟楚铮这般腻糊!

    至于只有俩人时怎么办?

    嗯……韩子禾想想,还是觉得那时候应该尊本心呢!

    好吧,这问题暂且不多琢磨,韩子禾注意到“韩子禾”在“楚铮”帮助下打开了药箱。

    这时,韩子禾顾不得看那药箱里的东西和她的布局是不是一样,还使劲儿吐槽——她这从何时起,竟然连打开药箱的力气都没有了?!哼!扭捏造作啊!真给平行时空里所有的自己丢人!

    韩子禾不高兴,“韩子禾”却很得意呢。

    当然,说起来,这就是个之于你是糖是毒的问题,不需要纠结,毕竟即使大家都是韩子禾,但是,在不同世界里掌握意识的韩子禾还是有区别的!韩子禾不能拿自己两个世界里的行为方式做参考,毕竟要是根据她之前那个原身,不是也和她性格差别很大?所以没眼看呢,就不要看好啦,也省得大家都有些别扭。

    ……

    韩子禾调节好自己内心波动和情绪的起伏后,可算是能够做到不去看“韩子禾”跟“楚铮”之间的互动,转而将注意力放到药箱上去。

    这般一看不要紧啊,还真让她看出问题。

    而这次“楚铮”比她还早一步问“我怎么看着……好像跟你以前喜欢放置的规律不太一样了?”这般问,他还动手翻翻里面的药瓶,甚至偶尔还打开闻闻里面的药散,更有甚之,他竟然还到处些许放在手掌心里轻轻搓了搓。

    “有人动去过了?”“楚铮”面色顿时就复杂起来咯。

    要是“韩子禾”颔首,他基本上就能确认动过这个药箱的人是谁了。

    不过“韩子禾”闻言之后却没有颔首“前不久师父来这里看咱,特意看了看这药箱,但是没有发现问题,所以也就这样。”

    “哦?”当时她师父来这里时,“楚铮”正好儿被安排出差,所以根本没有跟师父林白衣会面。

    只是电话里彼此客气客气而已,就算“楚铮”想要多说,人家林白衣师父还不打算听呢!

    “那师父动过药箱后,这里就跟以前有差别咯?”“楚铮”询问的详细,恨不能让他媳妇儿将之前跟师父林白衣的接触复盘还原一下。

    不过,鉴于清楚“韩子禾”脾气,所以“楚铮”就算想问的比较急切,却也不敢直白,只能尽量让话听起来委婉一些,这般才能保持和谐。

    韩子禾能听出这位“楚铮”言语之间的刻意小心呢,所以她很好奇在这个世界里,“楚铮”跟“韩子禾”究竟是怎么个关系呢!

    当然,好奇归好奇啊,韩子禾倒是没有太过分,只凭着随缘的想法儿,看这对儿“楚铮”、“韩子禾”互动说笑。

    “要是说差别……”“韩子禾”认真想了想说,“大概是师父放这里几枚保质用的丸药?”

    韩子禾听到这儿不由自主的摩挲着下巴,心说,这里的“韩子禾”好像没有她那份好记忆力呢!

    更加重要的是,她好像记得自己那位原身记忆力方面也是超群的!

    所以……

    韩子禾感受着自己意识所在的地方,咂摸着不远处那位“韩子禾”的意识,微微眯起了眼。

    ……

    “可以初步判定,应该是被药物略微影响到了。”之前,“楚铮”跟“湛湛”和“韩品”谈及的老幺归来之后,也不说先休息,上来就给“韩子禾”把脉,然后带着若有所想的表情说。

    韩子禾也对着她琢磨——这孩子虽然看起来眼熟,身份也很清楚,但是,她不知怎般竟然就是对不上名字。莫不是那影响“韩子禾”的药物也作用在她意识尚咧?

    按说这不太可能呢!

    “能不能确定是谁出手的?”听到小女儿所给出的结论后,“楚铮”就是一脸杀气。

    韩子禾忽然发现这让她有种隔着屏感到震撼的意思。

    不过这种感觉也就是一瞬而已,很快“楚铮”也好、她这感觉也好,全都恢复正常。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