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的背后没有人啊?
    王国的法老也是大度,从公主殿下说出了题目之后,就大手一挥,不仅仅让大臣们的儿子,甚至就算是王宫内的年轻侍卫,也可以在除了几处宫殿之外的地方自由活动,去寻找可以让公主殿下露出微笑之物。

    公主殿下的原话是这样的:想要得到我以及我的财富吗?想要的话可以全部都给你,去寻找吧!可以让我微笑之物,它就藏在这王宫当中!

    吼啊!找啊!冲鸭!

    于是便有了王宫内这数十年来似乎都没有过的热闹一幕。

    王国的法老似乎多年来都没有这样的高兴过,此时任由着这些年轻的男子折腾着自己的王宫,与众大臣们开怀畅饮,一边看着年轻的勇士们,不断地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走入公主殿下所在的阁楼之上,随后又沮丧地走了下来。

    “哦,这好像是将军的儿子,他也没有成功吗?其实我挺喜欢他的勇武的。”

    王国的法老时不时地点评一番……至于被点评了儿子们的那些父亲们,心中时不时高兴,就不得而知了。

    闹剧依然还在持续着……已经是月上中天的时候。

    就在此时,有侍卫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在王国的法老以及众大臣的面前说道:“大祭司回来了!马上到!”

    “大祭司?”王国的法老一怔,随后站起了身来,哈哈大笑道:“这真是一个好日子!”

    不同于王国法老此时的高兴,一众的大臣却暗自心惊——他们是知道的,雅曼拉娜公主的另外一个身份……神庙的圣女。

    虽然,神庙并没有禁止神庙圣女的婚姻问题……但此时大祭司的出现,似乎意味着什么。

    毕竟,前任的皇后,也就是雅曼拉娜公主的圣母,也曾经是上一任的神庙圣女……

    “大祭司现在人呢?”王国的法老此时直接问道。

    侍卫连忙回答道:“大祭司说不想惊动大家,只让我来告诉您一声,他自己到处走走,等会就回来到这里。”

    “哦?”王国的法老皱了皱眉头,随后点点头,“既然这样,我们便继续宴会……你也下去吧。”

    王国的法老挥了挥手,将前来通告的侍卫给叫了下去,然后再次举起了酒杯来……只是笑容却没有一开始时候的热切了。

    ……

    “亲爱的雅曼拉娜公主殿下,这是我特意从王宫的一角为你带来的一只圣鹮,你看它可爱的模样,实在是能够让人发自内心的微笑啊!”

    隔着一道帘篷,克劳迪娅却是背着带来圣鹮的年轻人,听着他口中的甜言蜜语,看着的确实窗外太阳城中的灯火……庆功不仅仅是王宫内的庆功,全城也有。她似乎隐约能够听见王宫外传来的声音。

    她其实感觉在王宫外可能更好……大概她不是真正的公主的关系。

    这些年轻才俊的讨好,一开始时候确实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飘飘然……但这大半夜下来,这些声音早就已经厌烦,甚至让她隐隐有种反感的感觉。

    帘篷后年轻人依然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什么,心烦的克劳迪娅顿时转过了身来,一挥手便冷冷说道:“好了,你成功地让我笑不出来……下一个。”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我对你的爱……”

    声音渐渐远去,年轻人却是被两名孔武有力,胸肌能够振动的侍卫,给一左一右地夹着提起,送出了阁楼。

    然后,下一个将会到来。

    克劳迪娅揉了揉额头,感觉无比头痛的她,此时正在思考着应该怎么从这个阁楼离开……她看了看窗台,发现这里到地面其实也不是很高的样子,如果从这儿爬下去的话……

    “或许可以!”克劳迪娅咬了咬牙,想起了小时候也常常沿着家中的下水管道爬下的事情,心中便有了决意。

    “你过来!”

    克劳迪娅将帘子外的一名侍女给喊了进来……侍女诚惶诚恐,进入之后,便听到了公主殿下的命令。

    “你坐在这里!”克劳迪娅此时目无表情地看着侍女,“等下每进来一个人,你什么话都不要说,直让他说三句话!说话之后你就挥手,让侍卫将他送出去!”

    “啊?”侍女顿时一惊。

    克劳迪娅顿时现学现卖道:“这是命令!你若是不听,我就处死你!”

    “不要!我听!我听……”侍女几乎带着哭泣的声音低头说道。

    克劳迪娅此时嘿嘿一笑,飞快地将衣服与侍女调换,随后走到窗台前,提起了裙子,便爬了出去。

    而此时,下一个的青年已经到来……侍女在慌乱之中,只能急忙忙地学着公主殿下之前的模样,背对着对方,担惊受怕地默默数着来人说话的次数。

    “说三句话,说三句话……三句话……咦,这是第几句话了?”

    ……

    “去你玛的公主!老娘不陪你们玩了!”

    一路沿着宫殿的外墙缓缓爬下,克劳迪娅甚至还不忙一边地咒骂着什么……她要离开这个地方,离开的越远越好!

    男人一个都靠不住啊,关键时候还是得自己想办法才行……什么新同学,什么奥托先生,全部都去死吧!

    终于给爬了下来,克劳迪娅顿时吁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爬墙的功夫好像也没有落下的样子……她扭了扭脖子,顿时便转身离开。

    就在此时。

    “身为公主,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实在是有损公主的形象吗……雅曼拉娜。”

    身后传来了说话的声音……男人。

    克劳迪娅心中一惊,一惊的同时,猛然转身,朝着暗处看去,甚至睁大了眼睛——这声音让她甚至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的嘴唇微动,似是想要说些什么。

    只见暗处,一道人影缓缓走出,穿着的并非侍卫的服饰,也和一般的王宫大臣的服饰不同,也不是城内的贵族……一袭的白袍,让人看起来显得相当的庄严。

    但克劳迪娅此时的目光却一下子朦胧了起来……她甚至一声不吭,直接就朝着来人从来过来,用力地抱紧了对方。

    谢嘉图教授……她居然在这个地方,看见了她的父亲,失踪依旧的谢嘉图教授!

    “父亲——!”她带着哭腔喊出来了这充满了委屈的声音……抬头痴痴地看着面前的白袍男人,“父亲……?”

    但很快,克劳迪娅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妥——面前的谢嘉图教授,不仅仅没有她想象中的激动申请,竟是异常的平静……一种极为陌生的感觉,让克劳迪娅下意识地松开了双手,甚至后退了一小步。

    白袍男人此时略皱眉头,似在沉思什么,才缓缓说道:“雅曼拉娜,我听说了法老想要给你寻觅夫婿的事情……知道你受了不少的委屈,但你也不能因此而将我喊作父亲的。我只是你的老师而已,雅曼拉娜。”

    “老…老师?”克劳迪娅张了张口,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这里有着和她一模一样的雅曼拉娜公主,有着伊本……那么,也有着和自己父亲谢嘉图教授一样的雅曼拉娜的老师?

    “忘了吗?我是神庙的大祭司,你的老师。”白袍男子此时摇摇头,“可怜的雅曼拉娜,看来这次法老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伤透了你的心。”

    “我……我……”克劳迪娅突然发现,自己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这位和谢嘉图教授一样的大祭司,“我…我不是……我不……”

    大祭司此时却露出了慈爱的微笑,“不用担心,我已经回来了,我会为你处理这些困难的问题,结束这场闹剧的。”

    克劳迪娅顿时沉默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以外的坚强……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强行让自己恢复到冷静的模样,点点头道:“这确实是一场闹剧,我没有时间陪他们在这里疯癫,大祭司如果能够为我解决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我会为你解决的,我的小公主,你的一切困难,我都会为你解决的……随我来吧。”大祭司此时微微一笑:“我与你一起去见见你的父亲。”

    克劳迪娅张了张口,最终只能点点头,感觉刚刚从一个困境中走出,马上就又掉入了泥沼当中一样……她苦笑了一声,根本想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碰到这些离奇的事情。

    明明就在数天之前,她还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而已的啊……

    ……

    两道人影以匆忙的步伐走入了宴会现场当中……宴会门前的守卫看见来人的时候,俱都是一怔,随后急忙忙地退开。

    雅曼拉娜公主殿下……而且还是穿着出征时候盔甲的雅曼拉娜公主!

    身穿盔甲的公主光芒实在太强盛,甚至有种让人无法与之对视的凛然,守卫们后退还不止,甚至下意识地下跪了起来……没有人注意到这位雅曼拉娜的身后,其实还跟随着一名年轻的侍卫。

    “雅曼拉娜殿下?是雅曼拉娜公主殿下!”

    走进了会场,雅曼拉娜公主便像是一颗明珠般,霎时间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尤其是那些正在为解开公主殿下的考验而苦思冥想的年轻才俊们。

    虽然他们很好奇,为何公主殿下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不是在阁楼当中……虽然也好奇公主殿下为何突然穿上了出征时候的盔甲。

    但是。

    “公主殿下!您快看看,这是为你从王宫冰库当中取来的冰块!我特意将它雕刻成你的模样……眼看就要化了,这该死的天气!”

    “公主殿下,不要看他的冰雕!这不是他亲手雕的!你快看看我的!这是一幅画,你看到了吗?这是我用从王宫墙壁上刮下来的颜料画……哎哟,别踩我!”

    面对着一个个涌上来的青年,雅曼拉娜公主脸上的煞气越发的浓烈起来——就像是一座即将爆发的火山。

    “公主殿下,您一定要看看我这个……”

    终于,火山爆发了!

    只见脸色铁青的雅曼拉娜公主此时猛然从旁边一名侍卫的腰间抽出佩刀,高举……高举之后狠狠地劈了下来!

    将那冰雕劈开的同时,佩刀甚至直接斩在了地上,差点没有斩入那位带着冰雕而来的公子哥的裤裆当中,但这位公子哥也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瘫倒了在地上……佩刀,真的是差了一个指头的距离,就斩中他一生的幸福了!

    众人俱都是后背一寒,下意识地有一股哆嗦之气从两股之间直冒头顶。

    “滚——!”雅曼拉娜公主怒喝一声。

    众人纷纷后退,这之后雅曼拉娜公主冷哼一句,便提着刀,直接朝着王国法老与众大臣喝酒的地方走去。

    拿着刀,一步步地走上阶梯,走到王国法老面前的公主殿下,顿时吓得王国法老身边的大臣们瑟瑟发抖。

    三年前,就曾经有一位大臣反对公主出征,第二天这位大臣就莫名其妙消失了,大臣之间都猜测这是被公主殿下所秘密杀死的……这位公主殿下,真的敢一言不合就杀掉那些反对她的人啊!

    终于,走上了王座的雅曼拉娜公主,随后一挥就将佩刀砍在了王国法老的王座把手之上。

    刀身嵌入王座当中,还径自地颤动着,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王国的法老顿时咽了口口水,看着面前这摇摆着的刀锋,顿时冷汗涔涔,“雅曼拉娜,我的儿啊!告、告诉我,到底是谁惹怒了你!我一定会为你处死他…他的!”

    “你会处死你自己吗。”雅曼拉娜公主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王国的法老张了张口,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脸色铁青,众目睽睽之下……众目睽睽之下!

    “雅曼拉娜!你太过分了!我是王国的法老!”法老此时也是怒极,一站起身,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公主殿下。

    雅曼拉娜公主并不畏惧,与之对视便宛如两头草原的霸主狮子般,互不相让。

    最终王国的法老还是缓缓吁了口气,头痛似地低声道:“有什么时候,等回去宫殿再说吧……群臣还在看着,百姓也还在看着……雅曼拉娜,算我求你了。”

    公主殿下却只是默默地将右耳上的耳环摘下,一把扔在了这位王国法老的身前。

    这个举动似乎比起将刀砍在王国法老的王座上更为的让这位法老愤怒,他不在客气,“雅曼拉娜!你竟敢……这是你母亲的……”

    “还有一只,在他的手中!”公主殿下此时冷冷说道:“这就是我的答案了……王国的法老!我的夫婿,我自己选!”

    王国的法老顷刻张口,下意识地朝着公主殿下的身后看去,随后皱了皱眉头,“雅曼拉娜,你胡闹也有个限度……你身后根本没有人!”

    “??”公主殿下下意识一回头。

    却见身后空空荡荡,根本看不见那个年轻的侍卫,公主殿下甚至从台阶往下看去,可下方众目睽睽看来,也始终无法找到那年轻侍卫的踪影了

    “过分……”

    公主殿下此时不禁气得说不出话来……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