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血妖姬 > 第2292章 中毒
    进入东雨比斗场,已经经历过一次每日百场的比斗,众人也算老人,对于里面的程序都很熟练,而让流墨墨惊喜的是,在筛除的时候,她却是看到了一个熟人;

    “哟,挺巧的啊。”流墨墨溜溜达达的走了过去,雪如楼示意众人不要过去,就在不远处看着,而那仙人看到流墨墨不由一怔,然后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雪如楼他们,神色顿时绷紧;

    “不用那么紧张,我找你就是想问点儿事儿。”见那仙人的反应,流墨墨只淡淡说道,那仙人神色不动,也没吭声,流墨墨也不以为意,只看向台子上正在被挑战的仙人;

    “我就是想问一下,之前在东罗比斗场,你们为什么都要故意输?”流墨墨转头盯着那名仙人问道,那仙人闻言一楞,下意识看向流墨墨,确定流墨墨是真心想问这个,而不是耍他的,脸色不由变幻;

    “··你,你们不知道??”那仙人神色奇怪的看着流墨墨,流墨墨无语看他;

    “我若知道了还来问你做什么?!”

    “咳,可是,这是常识啊,也只那些第一次来东青城,没有去了解过一些规矩的··新人不知道啊···”那仙人不可思议的说道,流墨墨一怔;

    常识??

    嗯,洒迭那个王八蛋果然又悄悄坑他们了~!她才不相信她是忘记了~!!

    “所以,那常识具体是?”流墨墨咬牙切齿的盯着那名仙人问道,那仙人顿了顿,然后脸皮微抽的开口说道;

    “常识就是,若是自身不是绝对的天才,或者某方面非常出众的;那就在参加内部比斗的时候,不要去抢夺前面的名字,不然,即使夺得了高名次,但是没有被选择,那绝对会是比只得到低名次还更快丢人的事情。”

    “···”那仙人的话让流墨墨恍然,明白了洒迭没有和他们提前说这个的缘由,不过,对于和洒迭闹翻了她并没有后悔;

    毕竟虽然他们都不是那种需要有自知之明的弱者,但是被这么瞒着,能理解,心里却是相当的不愉快~!

    而那名仙人看着流墨墨的样子竟是真的不知道,也是惊奇不已,原本还担心流墨墨过来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但是见流墨墨这般,提起的心也放下了几分,然后在目送着流墨墨离开后,神色只淡定了下来。

    而流墨墨在走回去后,看着雪如楼探寻的目光不由郁闷,然后只耷拉着脸把常识这事儿传音给了众人;

    “竟是这个原因··还以为是有什么阴谋。”对此,雪如楼也觉无语,虽然没有流墨墨那般气怒不爽;

    知道缘由后,流墨墨也愈发确定了自己决定不搀和内部比斗的名次是多么的明智~!

    不过,原本因为同行者众多,而被那些挑战者避开选择,但是场内的人数越来越少的时候,终于有人盯上了他们,尤其是流墨墨和雪如楼;

    特喵的一品天仙都来?以为是团队赛呢~?!

    于是,在流墨墨被那些仙人堵到面前要挑战的时候,她也不由黑了脸;

    特喵的想捡软柿子捏是吧?那她倒是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软柿子~!

    说干就干,流墨墨立即应下,然后想了想,又传音给众人,让他们都分散些,别聚着让人家都不敢来挑战,弄的众人都是无言;

    嗯,上一次筛除,他们几乎就没打过,让被人坑了的流墨墨和雪如楼基本全挡了。

    这次筛除没有再出什么意外针对的,但人数够了之后,管事仙人也出来了,流墨墨他们当即上前说明情况,那管事仙人闻言也是呆了,然后惊疑的看着流墨墨;

    “那你们明知不适合,还一起来同一个比斗场??”管事仙人惊奇问道,流墨墨面皮一僵;

    她其实是想过分开的啊,但是,但是后来却是忘了··

    看着流墨墨这般模样,而他们一行人的人数还不少,是绝对不能让他们现在离开的~!

    “··那行吧,不过只此一次~!”管事仙人一脸严肃的说道,这种奇葩事儿,应该不会再有了吧···

    而见目的达到,流墨墨也消停了,连带着周围注视着他们这儿情况的仙人也收回了目光,不过那种暗暗被窥视的感觉并没有消失,反而让流墨墨更加警惕了起来。

    内部筛除解决好后,管事仙人再次冒头,给众人说明了一下分组的事情后,第一组也上场了。

    流墨墨他们都认真看着场内比斗,虽然人家实力不咋地,但是战斗经验和仙术却是好东西啊~!

    比斗场内一切进行顺利,而在流墨墨要他们不知道的外面,距离东青城,或者说陌蕴城很远的地方,琴瑟色和师丝桐正坐在仙云上朝这边赶来;

    “也不知道流墨墨他们精修成果如何了。”仙云上,琴瑟色擦拭着手里的乐器随口说道;

    “待到了自然知晓。”师丝桐在一旁看着琴瑟色擦拭保养乐器,神色淡淡的说道;

    “啧。”琴瑟色见他这般只撇撇嘴,也没有再说什么,仙云上再次安静了下来,两人都习以为常。

    而在东青城中,流墨墨他们一行人却是已经结束了比斗,神色淡定的从冬雨比斗场走了出来。

    在他们走出大门没多远,已经先跑出来去了停车场喊人的陌路离殇和那侍从就从停车场出来了。

    那侍从把兽车停在众人身侧,然后跳下车迅速打开车厢门,众人鱼贯上车,侍从关好车厢门,当即就驾着车朝城外而去。

    在回到花逸客栈,到了休息的地方后,陌路离殇却是叫来了那侍从,和流墨墨他们说起了事情;

    “这是之前在停车场中时,我听别的仙人的手下说起的;”那名侍从飞快说道,流墨墨他们听的神色怪异;

    就今天,停车场内的驾车侍从们之间突然流传出了消息,说是东青比斗场那边出了大事,去里面观赛的贵客竟然死在了场内的包厢中~!而且死状凄惨~!

    而对于这个消息,先不管真假,单单是消息本身携带的信息量就很大看啊~!

    东青比斗场,有包厢??

    流墨墨直接就问了起来,不过可惜的是,侍从并不清楚这事儿,对此流墨墨也表示理解,不过总是遗憾;

    “主人,我出去搜集消息吧~!”陌路离殇说道,流墨墨一愣,然后扭头看他;

    “大晚上的你打算去哪儿来着??”

    “额,我是说明天··”陌路离殇也是一呆,然后弱弱说道,流墨墨只觉得愈发无语;

    “··你不打算去比斗场了?”

    “啊,要去啊~!”陌路离殇飞快摇头,流墨墨顿时一哽,当即就竖起了眉毛;

    “什么都想做,你什么毛病?!”

    “欸,额,那个,·那明天再说··”陌路离殇愣了愣,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都说了什么,不由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奇怪了,刚刚脑子迷糊了。”

    “嗯?怎么回事??”陌路离殇的举动和话语让众人都不由看了过来,流墨墨只惊疑问道;

    “不清楚,就是刚刚突然断片了,然后,又忽然醒了~!”陌路离殇神色凝重,流墨墨沉眸,忽然抬手凌空虚点,一抹仙力裹挟着血妖姬之力直接没入了陌路离殇的识海中,迅速查看了起来;

    “嗯?中毒了~!”而这一检查,流墨墨顿时惊异,众人也是愕然;

    中毒?!

    “什么··”陌路离殇自己也是愕然,他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察觉到~!这怎么可能~!

    “我——”陌路离殇张口语言,流墨墨却是抬手示意;

    “不是你的原因,其他人检查也是一样的情况,也是我的··力量才感知到了,仙力对此也是没有无用,。”流墨墨皱眉说道,让陌路离殇脸色愈发难看;

    这到底是什么毒?!

    ——进去好半天后有一绿衣少女出来示意,白衣少年表示琴瑟色和方蓝可以进去,并不要方肃进去,琴瑟色脱了脏鞋和脏外裙走上石板,方蓝和白衣少年扯皮,发现无果后只迅速去追琴瑟色,石板非常冷,走到巨石宫殿门口跟着绿衣少女进去,宫殿内地板却热的烫脚,走进去通道,琴瑟色路痴发作被绿伊发现,方蓝也诧异知晓,看到方瓶儿和大量女人以及唯一被称为主上的男人,没吃晚饭琴瑟色饿的难受想出门去隔壁求助绿伊,隔壁白裳的房门,得知她是方瓶儿带回来

    ——表明自己是路痴,是因为没吃晚饭饿的,表明绿伊可以作证,白裳带她去找绿伊求证,说明情况后两人和解,不过因为出自方府,白裳依旧不待见琴瑟色,说明晚饭已经没有,但明早可以早点带她去吃,她答应了,虽然饿

    ——第二天,绿伊一来琴瑟色就立即出去,被带着去饭厅吃饭,因为吃的太多惊动了女大厨,被女大厨看中,急忙跑路后得知大厨看中的都是能吃的,一旦被划分过去跟着她,很快就胖起来,本就因为身体没长好才成侍女,对于女大厨的看中很炸;去到侍女们的聚事厅后,看到管事侍女分配任务,也说明了一下琴瑟色的情况,引起侍女们的注目礼,被安排跟着绿伊成宴会厅侍女

    ——聚事完毕侍女各自去工作,到宴会厅见到轮值的其他九人,说了几句后就进去开始收拾,十人划分十个区域,把各自区域器皿收拾完就出去,前往清洁处处理,清洁处人非常多,担心琴瑟色会迷路,只拉着她往前走;排队等着检查,琴瑟色发现检查清点数量,一旦对上就可以得到去领取干净器皿的卡片,绿伊带琴瑟色去领取,领取这边却是效率非常低的,绿伊说明一旦有瑕疵的连坐惩罚,琴瑟色默然

    ——检查完毕带走,拒绝了琴瑟色帮忙拎的举动,说明一个人更好拎后回到宴会厅,小心翼翼的开始摆放,琴瑟色在门口围观,当全都弄好已经差不多是晚饭时间了,疲累的绿伊带琴瑟色去饭厅吃饭,琴瑟色吃着女大厨突然来,直接要求她改名,让她怒起之余,直接拒绝,绿伊表明琴瑟色只是暂时的侍女,让女大厨打消了主意离开,周围侍女态度也变了,两人离开饭厅后径

    ——琴瑟色笨拙洗衣服后睡觉,睡醒第二天,绿伊来催促,慌忙洗漱后绿伊说她衣服不行去帮她拿衣服,惊愕发现侍女衣服下面都是裙裤,换好要走时,却突然得到方蓝昨——吃半截时院门响起,原奶娘去看,琴瑟色躲门口偷看,大小姐要见琴瑟色,原奶娘脸色难看回来,琴瑟色迅速吃完,得知去见大小姐并不是好事,急忙出门后见到四名白衣少年,和原奶娘一起跟着离开,去到一个挂满琉璃灯的大房子面前,看到门口更

    多的白衣少年,原奶娘被留在外面,琴瑟色进去,看见大小姐方瓶儿和对她很恭敬的方家男人们,被告知明天要带走她后,琴瑟色被打发走,出门和原奶娘一起回院子

    ——回去后从原奶娘处得知每年都有嫡系被带走,带走之后再也不见,此行一去无回,原奶娘反应却非常异常,情绪非常不对,琴瑟色想过一夜让原奶娘冷静些再问缘由,睡着后原奶娘进来给她收拾东西,然后离开,第二天早上院门很快被敲响,被催促,原奶娘给琴瑟色贴身藏了金珠和匕首,仔细叮嘱要逃跑后,也没有问的成昨夜的疑惑,出门跟着白衣少年们离开,回到了大房子里,里面除了方瓶儿还有两人等候,人到齐后白衣少年进来收拾东西,同时给方瓶儿换装,弄的非常华丽

    ——和针对自己的方蓝与另一个少年跟着方瓶儿走出方府,夸张如小宫殿的马车驶来,街上却死寂无人,上车后被带到小房间,

    早晚饭有人送来,但食物非常难吃,因为内急出去想方便却迷了路,惊动方瓶儿后被安排了一专门领路的白衣少年,到达目的地后已是黑夜,然后下马车方蓝和少年惊愕那引路少年,方瓶儿却带着他们在泥地中走了半天,到达石板前竟解开脏污的外裙和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