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狂神刑天 > 第三千九百六十章节 亲情
    第三千九百六十章节亲情

    血脉可以斩断,灵魂可以洗涤,可是亲情不是那么容易斩断的,刑天还清楚地记得自己这一世的母亲为了养活自己所付出的辛苦,这份亲情不是刑天想斩断就能够斩断的,只要这份亲情尚在,刑天就无法摆脱界域战场世界的这场恶局。若是自己将这份亲情也断了,那自己就真得成了无情之人,自己修的可不是无情之道。

    亲情是一个人最宝贵的财富,若是刑天连这亲情也舍弃了,那也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誓死跟随他,那怕是这份亲情对自身有影响,可刑天依然不会舍弃!

    人皇之道是什么?刑天要比莫罗更清楚,不会踏进这滩混水之中,沾染上因果,虽然自己没有见到过人皇,但从其行事中,刑天能够明白这是一个霸道的皇者,一个霸道的皇者成为人皇,走得绝对不是宽容的人皇之道,而是真正的霸者皇道,这样的人是很难有朋友的。在他的是非观念之中没有中立者,只有敌人和属下。

    “道友,你还是再想想,多考虑一段时间,不要这么急着做出选择,你就算是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家人着想吧,那些敌人杀不了你,却可以为难你的家人,我虽然是北方之王,可是你清楚,我无法完全掌握北方之地,很多事情是我所无法做到的!”莫罗还是有些不死心,继续劝说着刑天,希望能够让刑天改变主意,只可惜他的想法注定会成空!

    刑天若是那么容易被说服,也就不会走到今天,也就不会选择那疯狂无比的逆天之道,更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做那疯狂的极限之举,一次次挑战自己的极限,一次次由死而生!

    “有因必有果,我不管那些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心中怎么想,也不管明面上的敌人怎么看,他们只要敢打破底线,那我也没有什么好保留的,看他们能够将我逼到绝路,还是我一人一剑能杀得他们一个天翻地覆!”刑天的这番话说得虽然很平淡,可是在莫罗的心中却掀起了涛天巨浪,他能够感受到来自于刑天身上那庞大的杀意,那赤、裸、裸的杀意,仅仅只是杀意临身,莫罗就感受到了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感受到了那精纯到极至的杀戮剑意!

    感受到刑天这可怕的剑意时,莫罗的心中不由地暗叹道“好霸道,好暴虐,好可怕的杀戮剑意,看来刑天在秘境世界之中得到的好处比想象的还要恐怖,难怪那些世家豪门会如此大动干戈,仅仅只是这可怕的杀戮剑意就足以让任何一大势力动心!”

    世家豪门,诸多大势力有没有顶极的传承?有,而且都不少,可是如同刑天这样可怕的杀戮剑意,却依然能够让他们动心,原因很简单,因为杀戮剑道是真正培养铁血战士的最强传承之一,而且也是最容易修行的传承之一,当然也是反噬最可怕的传承!

    没有足够强大的意志,修行杀戮剑道,绝对会被杀戮之意侵蚀自身,渐渐化为一尊只知道杀戮的傀儡,对于真正的修行者来说,这的确很凶险,千万人中也不见得有几人修行,可是对于世家豪门,还有各大势力则不同,他们不害怕,相反他们渴望得到这样的传承,有了这样的传承,他们就可以组建起属于自己家族的铁血之师,杀戮傀儡没有什么不好的,世家豪门之中有得是秘术可以将这些杀戮傀儡炼成死士!

    “或许那些世家豪门并不是在打刑天身上本源至宝的主意,而是在打刑天这一身杀戮大道的主意,或许他们已经知道了刑天转世之前的身份!”一瞬间,莫罗的心中不由地有了这样的想法,把一切向更深的层次上想,把问题往最坏的方向上想,因为他的眼界很小,他所知道的,所看到的一切都很渺小,根本不清楚那诸多大势力的底蕴!

    在这世界之中,那个世家豪门,宗派会没有自己的杀手锏,会没有自己的道兵,他们都有,只是他们不会随意显露出来,因为那都是底蕴,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出动的,刑天身上的杀戮大道虽然强大,但并不会让那些世家豪门太过于动心,最重要的还是雷罚之城,只可惜没有人知道雷罚之城已经不存在了,任是那些贪婪之辈再怎么推算,也都找不到雷罚之城的存在,仿佛这件至宝从来都没有出现在这世界之中!

    原本刑天以为可以在莫罗这里得到帮助,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这不得不让刑天重新审视自身,这究竟是为什么?是什么力量在影响自己,或者是影响莫罗,影响整个世界?是天地意志,还是那些隐藏在暗中的老家伙!若是前者还好说,自己的存在本身对天地意志就是一大威胁,对方要算计自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是若是后者,那问题就大了!

    “唉!还是实力不足,若是自身有足够强大的战力何必受这份气,力量,我还需要加快速度,增强自身战力,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才能够让自己在这场大劫之中活下来,才能够庇护那些跟随我的人,才能够站在世界的巅峰之上!”轻叹了一口气后,刑天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莫大将军没有办法,那我就此告辞,家母的事情还需要你多费心神,我相信没有人愿意与一个没有了任何顾及的冷血杀手为敌!”

    当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莫罗的神色大变,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也是警告,可是没有任何一方势力敢无视这份威胁与警告,之前的一切足以说明刑天有多可怕,自家若是招惹了这么一个可怕的敌人,那绝对是天大的坏事,稍微有点理智之人都不会这么做!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可是天地大劫,在大劫之中天机晦暗,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理智的人或许有,但更多的是那无头脑的疯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不个疯子来挑衅刑天的底莼,一但这样的事情发生,后果真得不堪设想!

    “该死,刑天这也是在警告我,看来他真得没有把帝国运朝放在眼里,没有把我这大将军当成一回事,看来他真得是一尊远古强者转世,而且已经拿回了自己上一世的记忆与传承,甚至是杀手锏,或许那秘境世界之行就是刑天蜕变的开始!”

    “咝!”当想到了这里时,莫罗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秘境世界之行,难道说刑天这个疯子是那一个时期的强者转世轮回,他之所以来北方之地,之所以会进入秘境世界就是为了拿回自己上一世的一切宝物,若真是如此,这就太可怕了。

    “刑天道友请放心,我莫罗自会尽心尽力!”心中虽然有着无尽的震骇,可莫罗脸上却依然平静无波,仿佛是没有听懂刑天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又或者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一样。

    看了莫罗一眼,刑天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身直接离开了,走得是那么平静,平静的让人感到可怕,感到恐惧不安,在这一刻,莫罗在刑天身上仿佛看到了杀戮神魔的影子,刑天的这尊幻身就是一尊从远古中跳出来的杀戮神魔是那么的可怕!

    “好可怕的刑天,仅仅只是这么短暂的时间就拿回了上一世的力量,那怕现在他的境办不高,可是这一身杀戮气息足以震慑一切敌人,看来这北方之地真得不平静了,人族领域也将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希望通天河水神没有身死魂消,要不然麻烦大了!”说到这里时,莫罗又长叹了一口气,自己虽然是北方之王,可是整个北方自己真得可以控制住吗?那些世家豪门没有把我的命令当成一回事,阴奉阳违,而如今连刑天都可以无视我的存在,更不用说那些正要蠢蠢欲动的野蛮人铁骑,这北方之王真是一个火坑啊!

    感叹归感叹!可是若让莫罗放弃北方之王,放弃这片自己好不容易拿到手的地盘,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仅仅是莫罗放不下这份富贵,最重要的是他不是一个人,他身后有着跟随自己的无数将士,他可以不为自己考虑,却不能不为背后的将士考虑,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踏进这个圈子时,再想要脱身,只有身死魂消!

    北方之王,看起来很威风,可是内在的苦处只有莫罗自己清楚,可是再苦也得坚持,这就是他的追求,这就是他的生活,他没有办法摆脱自身的诸多因果,只能沉入其中,若说他有野心,那是一定有的,但他却没有想要自立为帝,要掀翻帝国的统治。

    刑天渐渐远去,莫罗的心情也是逐渐沉重,他心中十分清楚,这一次与刑天见面之后,下一次见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不知是什么形态,是敌还是友都很难说,毕竟自己如今是身不由己,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是一个牵线的木偶。

    “何许有些事情真得需要摊开来说,无论母亲有什么隐情,但局势到了这一步,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把自己的出身弄清楚,不弄清这一身因果为何而来,自己的修行必会受到影响,时间不等人,留给我的时间真得不多了!”在离开军营,在与莫罗分别之后,刑天心头之上的阴影是越来越重,仿佛是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警告着自己危险即将到来。

    片刻之后,刑天摇了摇头叹道“人性啊,人心啊!真是有意思,没想到手狠手辣的我也有今天这样犹豫的情况,也会为了这一份亲情而顾及这么多,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心,那怕是洗涤了灵魂,重塑真身也摆脱不了这份情感,这究竟是修行的倒退,还是进步!”

    对此,刑天也弄不清楚,或许整个世界也没有人能够弄明白,不知道为何,自从进入到这界域战场世界之中,刑天心境一直都在发生变化,一直都受这人性复苏的影响,变得有些多愁善感起来,不再如之前那样冷酷无情,仿佛是自己一切都在改变!

    是环境改变了自己,还是修行改变了自己,又或者是自己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刑天又摇了摇头,很快放弃了这份无聊的思考,或许这问题对自己的心境修行很有帮助,但刑天现在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本尊那边随时都会有所变化,自己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之上,只有快点弄清自身因果,借助这尊幻身破除因果,自己才能够安心!

    不知不觉之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而站在门前,刑天却停下了脚步,与普通人一样稍微犹豫了片刻方才进门,虽然自己不在,但这里依然如常,一切都打理得很好,这让刑天心中不免又暗叹了一口气,心中更是杂念浮生,这就是亲情的力量,这就是命运的力量!

    看着自己的母亲,刑天话到嘴边却收了回去,虽然自己很想询问,可是却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默默地注视着自己的母亲,感受着彼此之间的那一份亲情的喜悦。

    看到刑天那欲言又止的样子,刑天的母亲轻叹一声说道“回来了就去休息吧,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惑,也知道你很想要了解自己的身世,也明白这与你自身修行有联系,等你休息好,我会一一告诉你的,我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是一尊远古强者转世,这一世的牵挂对你的修行来说有着一定的影响,无论如何,你都想知道一切!”

    刑天点了点头,事情的确如此,而从自己的母亲口中说出来,刑天有一种莫名的悲伤感,可这就是事实,无法改变的事实,自己的确是转世轮回之人,拥有着上一世的记忆,无法如同那些正常的小孩子一样偎依在自己母亲的身边,跟随在自己母亲的身后!

    着笔中文网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