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官路民权 > 第536章 待价而沽
    也许在很多人看来,于江海顶着省委书记乘龙快婿的名头,在仕途上也是一路顺风,是以才三十岁不到的年龄,就跨入到实权副厅级的行列,端的是意气风发、平步青云,实际上其中的曲折经历,只有他zi才最为清楚。

    幼年时候与姐姐相依为命,吃了上顿没下顿、几乎无以为继的生活自不必说,到部队之后虽然凭着过人的胆识和高超的功夫连升四级成为蓝箭部队的王牌,但是刚看到希望的爱情却被血淋淋的撕碎,步入仕途之后也不是一帆风顺,而是在与对手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逐步成长起来。

    于江海不会否认zi在五年不到的时间坐到烟城市副市长的位子上,背后有方宏进甚至整个方家的助力,但是那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他zi牢记师父教诲并真正做出巨大的成绩,才为他升官之路不断家中筹码。

    华夏国的国情使然,三十岁不到的副厅级干部也不是没有,甚至整个齐鲁省都能够找出来几个,但是像团省委副书记也是副厅级但是怎么能够和实权级的副市长相比?像于江海这样能够掌握实权并独当一面的官员,有很深厚的关系背景固然重要,但是自身能力还是最根本的原因。

    更何况于江海也清楚他最终之所以能够和方玉儿走到一起并结为夫妻,是因为他们两个人是真心实意相爱,如果当初他有丝毫借助方玉儿往上爬的想法,恐怕在黄岛市人民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被方宏进给彻底的否决了。

    想想当初和老爷子定下的“跨入副厅级行列方能娶方玉儿为妻”的诺言,于江海并没有因为成功做到而有丝毫的欣喜,相反是深深的无奈,对于偌大的方家来说,很多人一出生就注定要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师父方宏远就是实shi zai在的例子,如果不是阴错阳差碰到了zi,方玉儿的命运恐怕也如出一辙,找一个并不喜欢的但是门当户对的人嫁出去,然后一辈子相夫教子,过着有性无爱的生活。

    往事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于江海只觉zi肩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明年初的换届方系很有可能讨不到一点便宜,而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作为实际上已经被方老爷子钦定为方家第三代接班人的他必定要挑起方家中兴的众人。

    现任国家主席、总书记康定国再有一年就已经干满两届,按照华夏国宪法的规定明年铁定要退下来,而作为康定国最坚实的盟友,方家的势力不可避免的要受到其他派系的排挤,仅仅有荆广胜成为九常之一,却要在******委员和军委让出多个重要的位置,得失之间很容易衡量。

    大伯方宏辉显然不可能长期占据着成渝军区司令员的宝座,那么明年军委换届的时候要么进入四总部担任副职,成为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装备部或者总后勤部没有实权的副部长,要么挂着军委副主席的头衔享受高待遇低实权。

    军委主席向来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兼任,而内定的下一任国家主席古月涛和方家的关系向来很模糊,他绝对放权太多给方宏辉,这点在除夕之夜吃年夜饭的时候老爷子其实就已经暗示过,方家要逐步放弃对军方的控制以此来消除古月涛的疑心,为政府这一块争取更多的位子。

    二伯方宏亮这边其实完全有资历主政辽东省,但是为了让三伯跨国正部级这道坎也做出了不小的牺牲,而这样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方家直系亲属之中没有在34个省委书记的名额中有所收获,因为华夏国的特殊qing kuang,不能成为省或者直辖市的一把手就没有资格成为**********委员,方宏亮已经在候补委员的资格上蹲了两年,这次再浪费五年的光景,以后想要冲击******常委或者是副总理的希望就已经微乎其微了。

    于江海不好说老爷子这样的策略是对是错,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果一味的把政治资源往二伯方宏亮这边倾斜的话难不保三伯方宏诚心里没有看法,江浙省省长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孰轻孰重一目了然,而一旦三伯心中有怨气的话势必会破坏方系如今和谐的局面,一旦方系的核心组成方家一脉内斗起来,又如何去指望方系的其他人抱成一团呢?

    至于岳父方宏进这边就更不用提了,四年的时间从排名靠后的省委常委跃升到省委三把手的位子上,估计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想要担任省委一把手的希望也是微乎其微,不过好在齐鲁省这边随着总理成必行一系的省委书记穆为民即将离任,方宏进也能够通过手段扩大话语权,也算是为于江海仕途之路保驾护航。

    华夏国政坛高层的更迭毕竟还有些遥远,往近处说令于江海头疼的事情也是一件接着一件,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这不下午快到下班的时候,城建局长谭汉宇就匆匆而来,向他报告了一个不那么顺心的消息:启华路上有一处住户死活不肯搬迁!

    于江海这几天恨不得有分身术才能够处理完繁琐的工作,脑子经常是一团浆糊的状态,一时间也没有想起来启华路到底在哪个方位,摇了摇头驱散脑海中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才想起来在大扫除快要结束的时候,邹俊刚对着一条并不宽敞的街道尽头的一处宅子迟疑不已,而那条路好想就叫做启华路。

    “宅子主人的身份查清楚没有?有没有查明他拒绝搬迁的原因?家里有没有亲戚子女在政府机关或者事业单位上班?有没有做这些人的工作?”于江海也是想快刀斩乱麻,一口气就把解决办法用反问的语气说了出来。

    这年头拒绝搬迁无非是几种原因,补贴没能达成一致、传统观念作祟、拆迁工作不到位。而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政府这几年也是花样百出,其中最有效的一个办法就是“包迁到户”,就是将拆迁的任务分配到每个人头上,作为政府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如果家里有人拒绝搬迁就让他们去做工作,工作做不通的停职,很多人为了保住饭碗和乌纱帽就想尽办法劝说亲人朋友搬迁。

    而这户人家能够在豪丰集团和明强拆迁的双重压力下撑到现在,主人的背景肯定不简单,所以于江海才要谭汉宇第一时间弄清楚宅子主人的身份,不过想到那天邹俊刚的反应,以及今天谭汉宇亲自过来汇报问题,于江海也能够感觉到这并不是简单的拆迁工作,事情想必要棘手的多。

    谭汉宇苦笑着说道:“市长,您说的这些方法我们都试过了,可是……”

    于江海看着谭汉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就把脸一板问道:“可是什么?别婆婆妈妈的像个娘们!”

    “宅子是市人大关主任家的。”也许是担心于江海不知道这个关主任是何许人物,谭汉宇又在后面加了一句,“关主任就是烟城市前市委副书记关逢明。”

    于江海见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心中也是苦笑不已,合上面前的文件站起身来朝外面边走边吩咐:“苏城,让凤杰把车子开过来我们去启华路一趟,谭局长也跟着一起去,今天我倒要会会这个关逢明不可。”有些事情躲也躲不过去索性快刀斩乱麻的解决掉,而且中建十八局、济州建筑集团、省第五建那边也催了好几次说只有拆迁工作完成之后才能开工建设。原本拆迁工作是应该归承建方负责的,但是因为三大建筑集团在竞标的时候刻意压缩建设投资并同意垫付后期资金,为烟城市省下一大笔费用,所以市政府这边才决定帮忙解决拆迁工作。

    原本想的也是豪丰集团把拆迁工作做的差不多了,却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大一颗钉子没能拔掉。

    “市长,今天时间也不早了,我看还是我先去了解以下qing kuang吧!”赵苏城一看于江海现在就要去会关逢明,生怕两个人整出火星撞地球的事情来,就急忙从外面推门而入拦住于江海的去路,同时出声建议。

    关逢明的脾气赵苏城再清楚不过,他还记得当初大学毕业刚进入秘书科的时候,就简单关逢明因为一件小事和当时的市长顶牛,把市长给挤兑的下不来台,而于江海同样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两个人如果真的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话,绝对会成为明天的一大新闻。

    “还了解什么?事情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于江海并不理会赵苏城,大步从他身旁跨过去,用力拉开办公室的们走了出去。

    赵苏城一看这架势,只能一边小跑跟在后面一边给司机牛凤杰打电话,坐上车之后犹自不放心,又悄悄的给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平湖发了条短信,把大致qing kuang叙述一遍,让他暗中派几个警察盯在周围以防不测。

    于江海虽然表面上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心里其实跟明镜儿似的,关逢明赖着不走极有可能就是等着他于江海亲自上门,否则的话邹俊刚“汇报工作”就显得多此一举了。

    众所周知邹俊刚是关逢明的学生,也是关逢明最坚定的支持者和拥护者,如今却一反常态的向他这个连市委常委都不是的副市长“汇报工作”,如果不是脑子抽了就一定是有人授意指使,于江海还是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关逢明在烟城市的根基再深也不可避免的要面对人走茶凉的现实,而他的强势也得罪了不少人,所以原本那些坚定的支持者和拥护者不管能力大小都一直被其他人压制着不得重用,尤其是向邹俊刚这样的人绝对不在少数,如今关逢明彻底退出了烟城市政坛,再不为手下这帮人找一个出路的话,恐怕就要被人在背后戳脊梁骨了。

    而对关逢明来说,他如今所依仗的也就是下面这些要能力有能力、要年龄有年龄的这批人了,这种待价而沽的人于江海也见得不少。

    只是于江海所不明白的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关逢明为什么偏偏会相中zi?两个人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交集啊! </p>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