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侯门邪妃_ > 第九十五章 提亲
    空置了多年的废太子府终于有主了消息一出,京城哗然。

    不过,在知道新主身份后,大家又淡定了。

    废太子府这地方么,怎么说也是王府的规格,一般人不敢用,能用的又怕被站队,也只有摄政王夫妇的心腹之人才敢用了,而这位新封的逍遥王是王妃的兄长,还是江相之子,自然是不怕被清算的。

    唐少陵也简单,只叫人拆除了违制的装饰,打扫干净,也不重新修缮改建,就这么住了进去,唯一花了大笔银子的一件事就是让人把除了芙蓉阁之外,王府里所有的花草树木都拔了,又运来一批梨树、桃树、杏树、李树的树苗重新栽种。而矮花木就只选了菊花、玫瑰、茉莉三种,剩余的地面全部铺了草地。

    摄政王府派来的花工为之侧目,这位新王爷果然和王妃是兄妹啊,种树都是以能不能吃为标准的。虽然说,桃李杏梨梅开花同样具有观赏价值。

    按照唐少陵的要求,桃李杏梨各自分布在王府四面,每一棵树的位置,他都插了小木条标记得清清楚楚。空余处则用菊花玫瑰茉莉填补。

    阮飞星来看过一次,沉默半晌,回头送了两本册子来,之后听说树木的位置有几处改动,不过一月,废太子府焕然一新,哦,现在门上的牌匾已经换成了逍遥王府。

    秦绾挺郁闷的,琴棋书画医卜星象,这些杂学真心靠天赋,奇门遁甲之学,她曾得阮飞星亲自指点数年,却依旧学得平平,还不如唐少陵拿着江家祖上的杂学笔记乱七八糟自学的。

    十一月底,玩累了想家了的小郡主终于回到了摄政王府。

    南宫廉把人送到京城外就不辞而别,只有沈醉疏被摄政王拉到府中亲卫军的演武场打了一架,最后两个人都一瘸一拐地回来。

    李暄要上朝,沈醉疏很有默契地都打在衣服下面看不见的地方,而沈醉疏就没这么走运了,哪怕伤得更轻,但眼眶上一个黑眼圈没个两三天是消不掉了。

    “紫曦,疼”李暄光裸着上身,一脸委屈。

    “活该!多大的人了还打架。”秦绾又好气又好笑地给他肩上的一块淤青上药。

    李暄只是抿着唇,很无辜地看她。

    “好了!”秦绾放下药膏,给他拉上上衣,没好气道,“沈醉疏手下留情了,再说,以前你还说昭儿想做女王爷都不要紧,野一点儿又怎么了。”

    李暄叹了口气,自己系好衣带。

    “对了,明天在逍遥王府设宴,给爹爹践行。”秦绾又道。

    江辙要回灵州祭扫祖宅,之后可能还要去一趟鸣剑山庄见见欧阳燕的墓,他现在只是一介平民,出行就没那么多顾忌。虽说也不是不回京城了,但这一走,起码也要大半年的了。

    “在逍遥王府?唐少陵同意?”李暄诧异道。

    “由不得他不同意。”秦绾一挑眉,“尹诚安排的。”

    “”李暄忍不住为唐少陵掬一把同情泪。

    江辙是要走了,但留下了尹诚给唐少陵做总管这个,以后王府的下人听谁的还真没个准,虽然说,唐少陵也不在意这个,对他来说,王府也就是个住的地方罢了。他同意留下尹诚,一来是因为尹诚确实能干好用能省他很多事,最重要的是,尹诚知道秦绾的真正身份,不会在细节上出纰漏。

    “只请了秦家人和陆臻,爹爹也不喜欢热闹。”秦绾又道。

    “知道了。”李暄系好衣带,转身从书桌下面取了个匣子出来,“这是我给秦姝的嫁妆,和荆蓝那份一样,好歹跟你一场。”

    “我代姝儿谢了。”秦绾笑眯眯地接过来。

    荆蓝出阁的时候并没有怎么大办,两口子都不是高调的人,不过秦姝不同,若非苍茫关太过遥远,又年年有战事,镇北将军的嫡次子完全配得起京城世家的贵女。

    践行宴的时间是晚上,第二天一大早,秦绾又带着秦姝和喻明秋上了街。

    虽说嫁妆里杂七杂八的东西有祁印商和陆烟置办,但衣料首饰之类还是得自己看着喜欢的才好。

    走进霓裳的大门,秦绾意外地发现两个熟悉的身影。

    大归后的秦珠不必再穿着寡妇的素净衣裳,一身鹅ns交领长裙,年岁渐长,身段发育开来,比起少女时反而更出挑些,只是脸上也没了当年的骄气。另一个新婚妇人打扮,明明年岁不大,偏做出一副老成的模样,盛装华服,竟是安阳公主李恬。

    比起秦珠只带了一个侍女,李恬身边确实丫鬟婆子簇拥。

    “大姐。”秦珠眼中闪过一丝喜色。

    “难得见你出门。”秦绾淡淡地道。

    “母亲说,晚上有家宴,所以出来看看。”秦珠小心翼翼地答道。

    “那件不错。”秦绾点点头,指了指挂在墙上的一件粉色宫纱长裙。

    李恬的脸色微微一变,之前她和秦珠就是同时看上了这条裙子才闹起来的,就不信秦绾没听见!她这是什么意思?给妹妹撑腰吗?

    “谢谢大姐。”秦珠松了口气,露出一个笑容。

    从安阳公主手里抢到了这条裙子只是件小事,重要的是,秦绾的态度虽然不冷不热,却默许了她参加今晚的家宴。

    “三收好。王妃可看上小店新出的裙子了吗?”掌柜笑眯眯地送了包好的裙子过来。王妃真是好人啊,否则安国侯府得罪不起,公主他也得罪不起啊。

    “姝儿,自己挑,算是本妃给你的嫁妆。”秦绾笑眯眯地道。

    “谢谢王妃。”秦姝笑吟吟地应了。王妃对自己人一向大方,荆蓝她们都没少过霓裳的衣服,只是平时也没什么机会穿罢了。

    秦珠付账的手顿了顿,银牙紧咬,眼中不可抑制地闪过一丝嫉妒。

    大姐对一个丫头都这么好,自己还是有一半血缘的亲妹妹呢!何况,一个丫头,居然能许给镇北将军的嫡次子做正室,想必也是因为大姐的关系吧,凭什么她就只能嫁安谨言那个短命鬼!

    秦绾不由得一声哂笑。秦珠现在嫉妒秦姝,可要在当年,这桩婚事若是落在秦珠头上,只怕她哭着求着都不愿意嫁呢。毕竟苍茫关苦寒之地,将军府一个不能继承祖业的文弱次子,高高在上的侯府三怎么看得上眼呢?人啊,只有吃足了苦头,才会觉得一点儿阳光都显得那么珍贵!

    “见过摄政王妃。”李恬不情不愿地过来行礼。

    “言夫人。”秦绾点点头。

    李恬听到那三个字,花容都有一瞬间地扭曲,言夫人满京城都说摄政王夫妇厚待天家血脉,给她找的好亲事,夫君年轻英俊前途无量,言家人口简单又无公婆管束,可谁知道她堂堂公主,在言家过的是什么日子!

    “王妃,我挑好了。”秦姝跑了回来。

    她可是真没给王妃省钱,挑中的都是霓裳最新的款式,气得李恬脸色发白,难道让她一个公主挑丫头挑剩下的吗?

    “都送去王府结账。”秦绾也没看秦姝都挑了些什么,直接吩咐了一句,又转头道,“那不打扰言夫人了,珠儿也早些回去准备吧。”

    “是,大姐。”秦珠压下心里的酸涩应了一声。今时不同往日,她很清楚,秦绾一走,自己就要成为安阳公主的出气筒,如今父亲可不会为了自己得罪公主。

    出了门,秦珠低着头返回安国候府,秦姝却赶上两步,低声道:“王妃,若是属下没有看错,那安阳公主可还是”

    “听说言将军从洞房花烛那天醉了开始,就没进过正房。”秦绾悠悠地道。

    秦姝目瞪口呆,所以,不是错觉,成婚数月的安阳公主果然还是个处子!这传出去可是皇家一大丑闻了。

    “别人家的闺房之事,管那么多干嘛。”秦绾不在意道。

    横竖安阳公主只是言家的一道护身符,只要言凤卿不n她就行了,至于圆房这种事咳咳,那也得安阳公主自己有脸往外说才行,旁人就算看出来了,也得烂在肚子里。皇室丑闻可是那么好知道的?

    接下来,一行三人又去摘星阁挑选了些首饰,正好遇见唐紫嫣带着娘家几个妹子,几个姑娘叽叽喳喳地,目光不时地落在秦绾身后当木头桩子的喻明秋身上。

    秦绾检查完定制的首饰,依旧吩咐直接送到王府,看了看被唐紫嫣拽出去还恋恋不舍的小姑娘,不由得一声低笑:“明秋就没有中意的姑娘?”

    “属下要潜心修道。”喻明秋眼睛都不眨一下。

    “别蒙我。”秦绾没好气道,“道士也并非不能成婚,还是你喜欢青城观里哪个道姑?”

    喻明秋脸黑了一下,干脆扭过头不吭声了。

    秦绾摇摇头,是不是高手都不喜欢被婚姻束缚?自己书桌上还隔着一封姨母写来的信,求她给唐少陵看门亲事,不拘门第,只要人品好就行!看姨母的意思,分明是只要是个姑娘就行可让她给哥哥找嫂子也太难为人了吧。

    在醉白楼用了午饭,秦绾就先来到逍遥王府帮着准备。

    王府里没有侍卫,只有最基本的小厮仆从,江辙要走,丞相府只需留下两个看门的打理,剩下的人遣散也有些可惜,干脆就让尹诚带着继续使唤了。

    秦绾进门的时候,尹诚正好送出去几位夫人。

    “大来了。”尹诚看见她,明显松了口气。

    “尹总管,那几位是?”秦绾好奇地问了一句。

    “来给公子说亲的。”尹诚抹了把汗,苦笑道,“这段日子每天都来几波。”

    秦绾了然唐少陵横空出世,无论哪点都符合哪些名门世家选婿的标准,当然,那是那些夫人没见过他笑眯眯地把人当鸡杀的浴血修罗模样。要是看过了,不半夜吓醒才怪。

    “公子怎么说?”秦姝道。

    “公子说,扔出去。”尹诚抽了抽嘴角。

    “扔几个人还那么多废话。”唐少陵从里面迎出来。

    郡王有朝服,但他依旧是一身黑衣,只有看到秦绾的时候,笑意才延伸到眼底。

    “好歹你也体谅一下姨父姨母。”秦绾叹了口气,伸手丢了个穗子给他,“乔迁贺礼。”

    依旧是一枚金色的穗子,只是更精致些。上次那个在唐少陵和白骨魔君一战时,被血浸了个透,无论如何都洗不干净,只能烧了。

    “不就是成亲吗。”唐少陵一撇嘴,顺手一指门外,“那就她吧。”

    秦绾愣住,自家哥哥该不会被逼急了,就随便从街上拉一个吧?以这二货的脾气,还真有可能!

    下意识的,众人都回过头去,看看到底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倒霉不,是这么幸运。15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