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过去和未来
    列伦萨克城的一侧城墙,不知道何时已经缓缓地打开了一扇暗门,从中露出的轨道中滑出了一台安放在轮轨上的巨大仪器。那仪器慢慢地脱离了轨道的束缚,也似乎完全脱离了重力的约束,一点点地悬浮到了空中,然后开始咕噜噜地转动了起来。

    说是所谓的“泰坦弓”,但实际上那分明就像是一个大号的天球仪。然而,伴随着其充满了韵律感的转动,“天球仪”上的黄金边框竟然自然地形成了繁复而有序的六边形法阵纹路。

    在法阵的纹路核心,无数的光晕就仿佛是受到了无形的感召似的,他们现行,凝结,汇集,最后形成了几乎已经无法直视的小太阳。

    然后,便只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鸣声,这刺眼的小太阳已经化作了雪亮的光束呼啸而出,热量甚至一瞬间都将空气烤成了红色,蒸腾得周边的空域都沸腾起了燃烧的气浪。光束就这样洞穿了空气的束缚,直接奔着西南方向的地面斜着划了过去,留下了一道兀自还在发烫,过了数个小时才缓缓散去的蓝色光之轨道。

    伊莱夏尔的数十万市民和乱军,已经抵达了附近的佣兵军团,外加上奥拉赫兰要塞周边的数万大军,都目睹到了这一幕。虽然他们这一日已经目睹到了太多让自己三观麻木的视觉奇观了,但此时却依然觉得头皮发麻。哪怕是最没有见识的小市民也能感受到那光轨之中宛若天崩地裂般的压迫感,更不用说是被吓得一时间失神的士兵们了。他们觉得,自己就算是身处战列舰……啊不,躲在要塞的厚实城墙之后,在那宛若天外神剑,远古战嚎的光束面前,都毫无幸存的可能。

    “那,那是什么啊?所以,那个玩意……啊不,那尊神宫到底是什么啊?”

    “你问我啊?我特么要是知道还在这里和你吹嘴?”

    “要,要是他下一发冲着我们,对,冲着伊莱夏尔可怎么办?”

    “到底谁可以保护我们啊?哦,对,对,城外就是陆希大人的军队啊!赶快打开城门,还有把城市的护盾和自律傀儡什么的关了,干净让陆希大人的军队来保护我们吧。”

    “对,就应该这样了!我早就说过了,陆希大人那么美,那么威风凛凛正直高贵的大人物怎么会是坏人,一定是被恶党们污蔑了。”

    “赶紧让陆希大人的军队进城吧。我们得向他证明,我们是忠诚的啊!伊莱夏尔,一直是他忠诚的伊莱夏尔啊!”

    “必须要让伊莱夏尔有一个新的,可以保护我们的主人了。否则,我们和下面的泥腿子一样,都将迎来灭亡呢。”

    “是啊,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财富和权利都毫无意义。那么,不如选一个同样拥有力量的对象合作……甚至效忠。至少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那位大人还是个有底线的主儿,值得我们投靠过去。”

    以上的对话并没有发生在伊莱夏尔底层市民那里——毕竟他们已经起义了——而是以小商人,学者、职员和基层官僚为代表的所谓城市中产阶级,和各路大商人等为代表的资产阶级。这帮人是有软弱性和妥协性的,历史再一次证明了这一点。

    好吧,突如其来的灭城光束,倒是对近在咫尺的伊莱夏尔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最终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而正处于螺旋要塞中的陆希,倒是不知道自己离登基为王都只差一个仪式了。他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庞大的力量向远处的投放,也不由得一阵心神摇曳。

    “您真是不按理出牌啊!”他忍不住感慨道。

    “我之所以愿意和你说那么多,也是为了最后的充能工序呢。陆希。”拉瑟尔道。

    所以我反而成了死于话多的那个反派了吗?陆希想。

    “为什么是卡雷埃斯港,为什么是奥克兰?我不记得他们招惹过您啊。拉瑟尔大师。”

    “他们招惹了联邦。”拉瑟尔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或者说,他们现在已经是联邦最大的阻碍。我必须尽快排出它。不过,我向你保证,陆希,大规模的流血,只剩下这一次了。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国家的未来!”

    陆希挑了挑眉毛,等待着对方的后续。

    或许是因为大招已经放出去了,就不用再担心死于话多的问题了,拉瑟尔沉吟了一下,耐心地解释道“陆希,你认为,联邦之所以可以被视为列国诸强,在一些场合,甚至可以和奥克兰平起平坐,是为什么呢?我们的人口只有奥克兰的五分之一,国土面积不到维吉亚的十分之一,移民国度缺乏向心力,也没有圣泉皇家那样可以凝聚人心和声望的国家象征。更没有引以为傲的历史和传统。在你之前,我们的军事力量虚弱且骄狂,若没有浮空战舰和战斗法师,我们甚至无法和高庭、米拉赛克斯和卡斯这样的二等强国相提并论。这样的国度,凭什么可以高高在上,自以为天空之国呢?”

    如果是个刚出学院的小愤青,大约会说出“把门阀蠹虫们彻底扫清还国家一个朗朗乾坤,联邦就一定能焕发生机从此奔向光明大道”这样的话吧。

    “悲哀的是,国蠹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避免。可只有看不到希望的国家,才会被所谓的国蠹所埋葬。”陆希则摇了摇头“国家先天不足,各种作死的玩法其实都试了一遍,之所以没被灭掉还可以装蒜嘚瑟,说白了就是地理优势咯。联邦占据了天空,这是地面列国,乃至于奥克兰都难以跨越的天堑。”

    “可是,这样的天堑,已经不存在了,不是吗?”

    陆希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尴尬。同时又在为自己的尴尬而尴尬,觉得自己身为一个资本家,这方面的修炼实在是还不够。说白了就是不够莫得感情而且太有良心了。

    “蒂斯鲁核需要施法者打造,施法者维护,施法者开启和运转,这么苛刻且危险的使用条件,都无法阻挡列国对其的觊觎。当导力出现的那一天起,当我看到你乘坐着极光号以一船之力挽救了法拉哈尔斯的战局,我就知道了,联邦独占天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甚至说,在法拉哈尔斯战役之前,我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是的,归根结底,导力引擎以及其延伸出来的导力技术的一切产品,都是任何一个普通人都能打造和使用的。神秘学概念上的机密,已经不存在了。就算是没有陆希这种毫无国家概念的黑心死亡商人,扩散出去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想到这里,陆希顿时觉得就不尴尬了。

    “所以,上一次,对,就是那次亡灵大战之前,侵入七彩蔷薇岛和老师实验室的,其实是您的手下吧?或者说,就是奈菲尔媞小姐了吧。”陆希转向了那位伪装成拳斗士的赛姆伊人小姐姐的方向“其实我们应该见过好几次了,但这么照面还是第一次呢。照辈分来看,我得叫您一声师妹吧?泰莎米奈这个名字还是挺好听的,为什么要改呢?是因为索斯内斯有十几个国家在联合通缉你吗?”

    “师姐!师姐!你是对自己的年纪有多大的误解啊?我把自己的老师艾琉克尔在床上夹死的时候,你还在过去女士那里吃奶呢……啊!”

    奈尔菲媞小姐觉得脸上被无形的巴掌狠狠地来了一记,整个面容都陷入麻木,半边的脸甚至直接肿了起来。

    拳斗士小姐姐捂着受伤的脸,表情阴晴不定,她想要发怒却根本怒不起来,只觉得心中一阵惊惧“奥术之手吗?可,可他到底是什么时候?”

    “师门的大多数奥义你都掌握了,元素微操、元素感知和无想冥息,所以才能如此有机地将索斯内斯拳术和魔法统一起来。甚至拉克西丝禁咒你会了,虽然只是初级的破解法,能对付老祖奶奶在一个纪元前布置的封印。那么,我姑且就当你是师门一员吧。掌门说话的时候,请姑且学会闭嘴好吗?”陆希笑眯眯地道。

    奈菲尔媞小姐喏喏不敢言,“我的老师是个懒癌附体的人,除了他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其他的事都挺漫不经心的。七彩蔷薇的城堡一百年都没改建过了,仅有的机关和幻术陷阱都至少有六七十年的历史了,您从您的师长那里得知了一切,所以才能那么轻易地潜入吧。不过,这毕竟是很多年前了,艾琉克尔一个弑师叛徒,也不见得熟知一切,更有可能是从另外一个人那里……是这样吧?拉瑟尔大师,或者说,我应该称呼您为拉瑟尔·奎莫斯。我的师叔祖,夏布朗·奎莫斯,在和师祖卡尔萨斯的生死决斗中败北,逃离联邦之前,还留下一个儿子,那就是您吧?拉瑟尔大师?”

    好吧,这一次,除了当事人和奈菲尔媞,就连对面的一众大反派们都愕然了,用惊疑不定的目光看向了拉瑟尔。

    “你全部都知道了呢。”他并没有否认,坦然承认道“克莱门特其实是母姓,这你也是清楚的吧?只不过,有一点你错了,我的父亲夏布朗,和我的伯父,也即是你的师祖卡尔萨斯大师的战斗并非什么生死之战。父亲在流亡索斯内斯之前,早年还收下了一个弟子,如果能活到现在,或许将创造不亚于奥鲁赛罗老师的功业呢。七彩蔷薇的威名也不会靠他一个人维持,让他的大半生都孤独前行呢。”

    德伦斯师叔,你不想哭吗?陆希想。

    “她的名字叫多萝西,那是一个有着小鹿般双眸的女孩子,好奇,活泼,充满热忱和正义感。她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相当出色的魔法造诣,便离开七彩蔷薇岛外出游历……然后,她在格罗伦港偶然发现一个邪教组织,除了一些邪恶仪式,还会拐卖漂亮的孩童。”

    好熟悉的故事。陆希想。果然,历史上的幸福是相似的,但苦难其实也是相似的。

    “她就这样追查了下去,却一路顺藤摸瓜,最终查到了亚亥德家族和奥凡特家族那里。”

    这是陆希第一次听说的事情,但他也已经意识随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了,心里顿时一紧,随后便是一阵怅然。

    奥凡特家族,联邦(曾经)最强大的奥法豪门之一,鼎鼎大名的制图者家族。当然了,他最后的施法者已经被陆希在东门岛上boo掉了,这就算是彻底灭族了。

    至于亚亥德家族,当年也是奥克兰帝国的最强大的诸侯之一,乃是世代统治着富庶的费尔斯盆地的长夏公爵,其家系甚至可以追溯到炎龙皇朝时期。

    “奥凡特家族有一群不肖子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邪恶传承,想要通过赤子来炼化更强大的炼金兵器。而亚亥德家,呵……那一代的长夏公爵是个卑劣的恋(喵)童癖,只喜欢蹂(呜)躏十岁左右的孩子。多萝西是个魔道天才,但她毕竟只有十二岁,无论是经验和实力都还远没有到能应付这些敌人的时候。等到我的父亲和伯父赶到的时候,只找到了她已经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遗骸。”

    拉瑟尔的言语非常平静,但却仿佛压抑着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

    “我的父亲疯了,他杀掉了在场所有的邪教徒,还直接冲到了长夏城将当初的亚亥德公爵博法尼斯三世达成了残废,将他的身体吊在费尔斯山最高的峰顶上,让他哀嚎了十天才断了气。可是……多萝西已经死了,奥凡特家和亚亥德家又怎么可能真的留下证据呢?在外人看来,夏布朗·奎莫斯只不过就是一个滥杀无辜,折辱贵族的暴徒。更重要的是,富庶的长夏城是当时联邦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全国百分之三十以上的粮食是由他们的。”

    这就是当年七彩蔷薇岛“双子决裂”的真相啊!陆希在心中深深地叹息了一口。

    “是的,卡尔萨斯伯父为了保护我的父亲,和他大战了一场,有意击伤了他,但却安排好了让他流亡索斯内斯的计划。然后对外宣布他逃掉了。这是为了堵住当时奥克兰方面的嘴。我的母亲当时已经怀上了我,没有办法一起动身,好在卡尔萨斯伯父保护了她,也掩盖了我的存在。后来,父亲就更没有办法回来看我了。我从没有见过他,但每年都能收到他辗转寄来的礼物。他所知的一切艰深咒文和研习心得,他一路的所见所闻和传说故事,他冒险时找到的宝物,珍贵的书籍孤本,甚至还有零花钱,他亲手做的木马和竹蜻蜓……当然,还有他的爱。我从他的书信中,了解这个世界,也知道,他遇到了一位有趣的女士,一起创造了奇怪的组织。”

    说到这里,拉瑟尔瞥了旁边的贝尔基尔一眼。

    “后来,到了十五岁的时候,书信和礼物都中断了。一直到未来女士找到我的时候,我方才知道,父亲在我十五岁的那一年,死于自己在索斯内斯收下的弟子艾琉克尔的背叛。”

    他是有资格谈“苦难”这个词的。陆希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当然,后来的事情我们也知道了。师祖卡尔萨斯在后来的有生之年中,除了教导奥鲁赛罗老师和德伦斯师叔外,只干了一件事,盯着奥凡特家族打。找到理由要打,找不到理由制造理由也要打,这个过程甚至持续到了奥鲁赛罗的时代,最后便有了让鼎鼎大名的制图者家族从此几乎从联邦豪门中除名的“白港事件”。

    当然了,制图者家族最后的施法者是在一天前才被自己boo掉的。我这也算是给师门先辈报仇了吧?陆希想。

    至于那些躲在涅奥斯菲亚当寓公的那些小猫小狗,哼哼哼……

    “陆希,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并不是要你的同情。而是想要告诉你,被卡住脖子的联邦,其实没有资格谈未来的。”

    “亚亥德家族已经被太阳王灭族了。”陆希道。

    “是啊,然后在太阳王和现在的卡特琳娜女皇的治下,奥克兰的国力却又得到了空前的强化。陆希,谁能保证这样的事情在未来不会再次发生呢?现在正在伊莱夏尔挨饿的市民,不就是最好的证据吗?”

    “……所以,为什么是卡雷埃斯港,难道仅仅是为了那里的二百多艘战舰和三万水兵?那里的造船厂和商港?”

    “那里正在建造新型的造船厂,为未来的导力浮空战舰做准备。卡特琳娜女皇在那里已经投入了重金,如果将其彻底破灭,就算是以奥克兰的国力也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缓过劲来。”

    是的,而且这重金还是我忽略的。

    “另外,那里还是奥克兰帝国经营远西大陆的大后方,这才是它必须被毁灭的最大理由!”

    陆希第一次皱了皱眉头。他明白,拉瑟尔大师确实是把握住了时代的命脉。

    他确实看到了未来!

    。

    笔趣阁 www.Xbiqugew.Com 更新速度最快!